·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佛教心学讲座 | 惟海的电纸簿 | 
特效地带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心理学 >> 文章中心 >> 精神心理学 >> 精神生活 >> 正文 今天是:
慎独与意气
作者:梁 涛…    文章来源:原载简帛研究网站    点击数:1175    更新时间:2010-9-22    
        ★★★ 【字体:

    看了钱逊先生的《再谈对慎独的误解》一文,感到有些话需要说说。
钱逊先生接受了我们第二文对朱熹慎独的解释,但又认为我们第二文与第一文有了重要区别,其实不然。第一文是泛论,第二文是具体说明,二者有着详略的不同,但没有内容上的差别。在第一文中我们说:“根据郑玄、朱熹的解释,慎独的独是指独居、独处。”这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退一步讲,就算我们这里没有像第二文那样对朱熹作详细解释,那也不是钱逊先生批评我们的真正原因。钱逊先生批评我们,是因为他认为朱熹“根本没有谈到独居、独处”,并主观地认为是我们看到“闲居,独处”一句,误解了朱熹。顺便说一句,钱逊先生说自己误以为朱熹没有谈到独居、独处,是因为只注意了朱熹《大学》、《中庸》章句的注文,而没有看到其它论述。而实际情况是,朱熹在《大学》、《中庸》章句中也明确提到独居、独处,这在上一文中已论述甚详,故不再赘述。   
    钱逊先生说,“就梁的两篇文章看,他所说的朱熹的错误,是指把慎独‘理解为’独居、独处;而认为慎独‘包括’独居、独处的观点,梁文并不认为是错的。所以,可以认为,梁的第二文,实际上是修正了第一文的论点,克服了第一文存在的问题。”我们不知道钱逊先生是如何得出这样结论的。只要看过我们文章的人都知道,我们前面两文主要是针对朱熹“小人闲居为不善”一段的注文提出异议,认为其略去了“诚于中,形于外”甚为重要的一句,又将原来是指大庭广众的“十目所视,十手所指”解释为独居、独处,“幽独之中”。而他为什么会这样作呢?显然是他将慎独的“独”理解为“人所不知己所独知之地”,已有了独居、独处的先入之见。而实际情况是,《大学》、《中庸》的慎独虽然都是指“诚其意”,但《大学》是指大庭广众下的诚其意,而《中庸》是在独居、独处时的诚其意,也就是说《大学》、《中庸》的慎独实际包括大庭广众和独居、独处两种情况,后者作为一种“特殊景况”,是对诚其意的一种强调和说明。而朱熹用“人所不知己所独知之地”来概括慎独的独明显不合适,因为它只规定了独居、独处一种情况,这可能(猜测!)就是他为什么要曲解《大学》一段文字的原因。在前面两文中,我们的确都肯定了慎独的独可以包括独居、独处,但这是有具体所指的,是对《中庸》的“莫显乎隐”而说的,而并不是说什么情况下都可以包括独居、独处,如《大学》就不可以,这在前面两文中说得非常清楚。所以并非如钱逊先生所想象的,我们是在自相矛盾,更不是用第二文修正第一文,克服并不存在的“问题”。
    钱逊先生承认以往人们对慎独确实存在误解,但又认为这与朱熹无关,这也是我们不能同意的。实际情况是,朱熹《大学章句》关于“小人闲居为不善”的一段注文,对人们误解慎独的本义产生了很大影响,而他“人所不知己所独知之地”的定义也并不可取,因为它没有将大庭广众的情况概括进去。再说一点,拙文中的许多论述都是针对郑玄、朱熹两个人的,是一种泛论,而钱逊先生在引述时均将郑玄删去,似乎这些论述仅仅是对朱熹一个人而发的,这种不顾及具体语境的做法,我们认为是并不合适的。
    关于慎独大家已谈了很多,现在我想说说另一个问题,那就是钱逊先生所说的学术讨论中杂入了意气。我的上一文确实杂入了意气,这是我自己也感到的,所以文章写完之后我就决定不发表了。而且我们认为,钱逊先生只所以认为朱熹根本没有谈到独居、独处,并由此来批评我们,可能也只是一时的疏忽,他很快就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只不过后来不断有人向我询问,朱熹是否真得没有谈到独居、独处,(他们原来都以为朱熹是谈到独居、独处的),而钱逊先生的这篇文章又发表在了《清华简帛研究》第一期上,(他似乎并没有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且从他第一文自信不疑的口气来看,他对朱熹的误解也由来已久),为了避免以讹传讹,使更多的人产生误解,这时我才决定将这篇旧文拿出来发表,(由于写作任务繁忙,不可能重新再写一篇),这就是为什么在钱逊先生的文章发表很长一段时间后,大家才看到我这篇文章的原因。这个事情的过程庞朴先生是十分清楚的。
    去年我写了两篇争鸣文章,一篇是对高正先生的,一篇是对钱逊先生的,两篇文章都有意气的成分,但高正和钱逊两位先生的文章何尝又没有意气呢?不过这里我不想指责别人,只想检讨自己,那就是将意气带到学术讨论中是十分不好的,对于我们建立一个宽松、和谐的学术环境尤为有害。这里我不由想到了庞朴先生,我知道庞先生也曾经遭到过别人的“批评”,但他总能泰然处之,从不见逆于心,相信事实能说明一切。我和庞朴先生相识时间不长,在不多的交往中,处处感到他长者的宽厚胸怀,这实在是值得我这个晚辈学习的。
    学术环境的改善,需要大家的努力。所以我希望批评者不要动辄将他人的名字写在标题上,更不要时时摆出一幅教训人的架势;而被批评者也要心平气和,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这样才有可能建立起一个良好的学术环境,才能真正有助于学术讨论。这里我愿意就我的“意气”向高正、钱逊两位先生表示歉意,并祝他们二位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文章录入:nhgy    责任编辑:nhgy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