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佛教心学讲座 | 惟海的电纸簿 | 
特效地带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心理学 >> 文章中心 >> 学科研究动态与方法论 >> 动态 >> 正文 今天是:
《迈向觉醒的心理学——佛教、心理学和个人灵性转化之道》导读
作者:李孟浩 …    文章来源:本网站汇自网络    点击数:2035    更新时间:2012-2-12    
        ★★★ 【字体:

      《迈向觉醒心理学——佛教、心理学和个人灵性转化之道》导读


      翻译作家 李孟浩;美国北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社区心理谘商硕士 刘增平  
 

     Toward a psychology of awakening:Buddhism, psychology, and the path of
      personal and spiritual transformation / by John Welwood.--1st
      ed.--Massachusetts,U.S.A.:Shambhala Publications,2000 336 p.;24cm ISBN
      1-57062-540-9 (Hardcover) 

 

      本书作者约翰•威尔伍(John Welwood)早年受Alan Watts《东西方心理治疗(Psychotherapy       East&West)》一书的影响,开始对“心理治疗与禅宗开悟的互补关系”产生兴趣。於是决定报考芝加哥大学临床心理研究所并碰到体察治疗学派(Focusing  therapy)大师尤金•简德林(Eugene     Gendlin),进一步确定“个人觉察有助於提高治疗效果”的主张。後来他开始跟创巴仁波切学大圆满和大手印心要,并认为开悟境界远比心理治疗高贵。 
      不过他看到很多灵修上师和同修虽然都有清明的观照状态,但都在回避个人心理问题。因此他发现自己期待「开悟能自动消除一切自我病理症状」的心理有点幼稚,并决定向灵性追寻者说明心理治疗的重要性。於是就写了这本《迈向觉醒心理学》的书想说明:西方个人和人际心理学需要东方灵修传统,东方灵性觉醒也需要西方心理学传统。本书内容主要分三大部分:第一部谈心理学与灵修的整合,第二部谈灵修系统的心理治疗,第三部谈亲密关系的灵性觉醒力量。以下是针对这三部讨论内容做一概略性介绍。

      
      心理学与灵修的整合
      作者在本书第一部《心理学与灵修的整合》中,强调西方心理治疗虽是人格转化工具,但仍能对“了悟自性”(awakening of true       nature)的灵性转化过程提供实质帮助。所以我们只要能整合心理治疗和灵修,便能建立一种实践性质的觉醒心理学。 
      因此作者在第一章〈天与地:内在工夫的原则〉中,先说明内在转化的心灵工程有三大原则:1. 西方心理学属於地的原则,专讲自我结构的建立原理;2.       东方灵修传统属於天的原则,专讲如何放下自我执著;3.       天地调和属於人的原则,专讲人类心性觉醒与平衡之道。
作者在第二章〈人格:道路或病理?〉中,则指出我们不必将人格视为一种病理防卫结构,而应视为心灵进化凭藉。
      
      在第三章〈自我力量和无我境界〉中,作者指出自我和无我不是必然对立的矛盾,因为自我力量是觉性的紧缩状态,无我境界则是觉性的松弛状态。第四章「心性游戏:空色不二」中,指出心性有三种层次:1.表层概念心智,2. 中层身心体悟,3.深层觉性。  
  

     第五章〈禅修和潜意识〉和第六章〈心理空间〉,指出我们不该把潜意识视为心灵压抑部分,而应视为禅修觉察范围。因此可觉察到潜意识过程有四个背景:情境意义的体察背景(situational       ground of felt meaning)、个人背景(personal ground)、超个人背景(transpersonal     ground)与向实相开放的背景(open ground)。 
      作者在第七章〈揭露性治疗体验〉和第八章〈反思和当下现成〉中,则指出心理治疗是水平面的揭露(horizontal     unfolding)过程,灵修是垂直面的现成(vertical      emergence)过程。而且心理治疗的自我反思经验和禅修的当下现成境界,具有动态的辩证性深化关系。  


      灵修系统的心理治疗
      本书第二部《灵修系统的心理治疗》中,指出西方心理治疗太过重视心理症状的减轻及问题的解决,而忽略或背离真如本性的当下呈现。所以作者指出应把禅修观照方式运用在心理治疗上,帮助案主看清和放空杂念,就能直接观照经验的本然如是,并把情绪能量的扰动转化成对空性的觉察,而体会身心烦恼脱落的况味。
      
      因此作者在第九章《当下现成(unconditional
      presence)的治疗力量》中,指出我们只要停止躲避和否认身心体验的不适部分,就能全然活在当下,并消除潜在分裂。第十章〈脆弱、权力和治疗关系〉,指出我们要坦然面对“个人世界崩溃的时刻”,才能放弃自我坚持的英雄主义,并接纳自我脆弱性和虚妄性,而培养出真正的内在宁静力量。
      
      本书第十一章〈心理治疗作为爱的练习〉和第十二章〈忧郁作为心灵的失落〉中,作者指出我们只要肯定人人都有佛性,就能把心理治疗当成发展慈悲心的重要手段,且不会因为面对个人虚无感而产生重度心理忧郁症。
      
      第十三章〈与情答B友〉和第十四章〈体现个人悟境:促进灵性发展的心理治疗工夫〉中,作者则指出需要先透过心理治疗来疗愈内心伤口,才能让原始生命情感能量重新自由流动;然後透过禅修观照放下个人情绪执念,让本来如是的生命情感能量自由流动。否则我们很易利用灵修逃避内心未了结的事务、情绪纠结、低自尊和疏离的问题而产生「灵性回避」现象。也很可能会以崇高精神教条作为内在权威,不断向自我发出批判声浪与强制命令,产生“灵性超我(spiritual    superego)”现象。所以先要用心理治疗探掘内在恐惧、僵化的内心反应机制及潜意识动机,进而建立健全的自我了解与良性的人际互动,才能打开灵性发展的康庄大道。 
       
      亲密关系的灵性觉醒力量
 
     本书第三部《亲密关系的灵性觉醒力量》之中,作者说明指出亲密关系可作为灵性转化的途径,并且具有三个层次: 
      1. 在集体层次上面,我们可藉由爱的自觉,来处理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的历史分裂问题; 
      2. 在个人层次上面,我们可把亲密关系的心理障碍转变成灵性发展的机会,而能变得更加觉醒; 
      3. 在神圣层次上面,我们可藉由物我一体的大悲心来和万物和解。所以我们不仅要解决宗教组织中上师与弟子的问题,也要替我们的社区与世界带来新的愿景。 


      结论
      总之,本书并不重视理论层面的建构,而把重点放在实践层面的效果。因此作者并未提供明确的整合纲领,说明如何利用当代不同心理治疗流派的治疗方法对治因内心无明障蔽而引起之认知、情绪与行为的困扰。不过作者拿体察治疗学派(Focusing      therapy)的主张阐释禅修心理治疗效果,倒是一条值得注意的发展路线。
(转介自网络)

…………………………………………………………

 

《觉醒风:东方与西方的心灵交会》Toward a psychology of awakening - Buddhism Psychology And the Path of Personal And Spiritual Transformation by 約翰 · 威爾伍 (John Welwood) 

《邁向覺醒心理學》導讀

  作者簡介: 本書作者約翰 · 威爾伍現為加州舊金山執業心理治療師與超個人期刊編 輯,早年從學於焦點治療學派大師尤金 · 簡德林( Eugene Gendlin),並 研修藏傳佛教及禪宗等東方靈修傳統三十餘年,已有多篇關於東西心理學與靈修整合的文章及書籍問世,現與妻子在北加州磨坊谷 (MillValley) 共同主持整合心理與靈修轉化的訓練課程、工作坊與禪修。 

《邁向覺醒心理學》導讀

⊙學弟 劉增平撰寫( 美國北科羅拉多州大社區心理諮商碩士,國立政治大學哲學碩士, 美國認証諮商員 #63416) 
⊙學長 李孟浩審修

  摘要: 本書的主要議題是環繞在如何整合西方心理治療與東方靈性修鍊,並且想 要透過東西方的對話,建構一套涵蓋超個人、個人與人際三個不同面向完 整的理解架構與實踐路線。作者想要藉由這種整合性的探討方式,來闡述西方心理治療如何能夠對「了悟自性」(awakening of true nature) 的靈性轉化過程,提供實質的幫助。「覺醒」意謂著從窄化的無意識傾向、信念和自我概念中醒悟過來,進而邁向自在清明的自性。 

  作者指陳出西方心理學與東方內省靈性修鍊最大的不同,是在西方心理學從心理發展的觀點來解釋個體的心理功能、內心衝突與防衛機轉,心理治療就建基在概念層面對心理動力的理解與澄清上。東方靈修則是關切人如何能透過禪修的鍛鍊,直接體証實相與空性。作者並不認為這兩條路線是相互矛盾的,人性中本來就存在有絕對/相對、超個人/個人的對立面向,靈修與心理治療的結合可以整合人性底的對立面。心理治療可以作為人格漸進轉化的工具,而靈修則開啟自我超越的途徑,經由兩者相互補充可以建立一兼容各面向的覺醒心理學進路。 

  心理學與靈性的整合

  全書有三部分,共二十一章。

  第一部分談論心理學與靈修的異同與具體整合的可能性。
  威爾伍認為心理治療幫助人們發現個體生命的意義與目的,把生命重新安置在堅實的基礎上;靈修則幫助我們向更廣闊的自性境界開放,使得我們 放下否認與抗拒的防衛機轉。心理治療與靈修的整合,則能打開覺醒的心。作者比較西方心理學自我論述與東方無我觀念的差異,並且指出對無 我的覺察,可以使我們從局限僵化的自我概念中解放。另外,作者以西方心理學的描述語言,說明禪修帶領我們脫離心識的分別作用,直接進入對空性 之非概念性覺察。為了說明禪修對無意識狀態的轉化作用,威爾伍重新定義無意識過程(unconscious process)為組構心理經驗並回應實相的身心整體運作過程。無意識過程包括感知、個人、超個人與向實相開放四個層面,禪修不僅使得感知更加敏銳,也促進對自我的瞭解,同時也觸發超個人的體悟, 更進而引起對實相的直接接觸。在逐步的開展過程中,心靈可透過心理治療進行水平擴展與靈修垂直深化的轉換,最後以動態的辨証統整兩者之異同,建構出立體的覺醒心理學格局。 

  第二部份是談論在靈性脈絡中的心理治療。
  作者指出現代西方心理學重視心理症狀的減輕及問題的解決,這將使我們背 離當下直接存在於經驗中的存有 (Being)。但是,我們也需要療癒內心的傷口,才能從扭曲的自我結構中掙脫出來,並且向真實自性全然開放,而能如其所如地安住在當下。威爾伍由自身實修的經驗說明:禪修可以幫助我們捨棄對自我認同的執著,並且直接觀照主觀經驗的起伏波動,而能體認到無 限制的當下現成境界(unconditional presence) 。我們可以把這種觀照方式運 用在心理治療的治療關係,來幫助案主碰觸自己的感覺,審視虛構的自我,進而轉化情緒能量的擾動,升起對空性的的覺察,而能徹底解脫煩惱。作者 在接下來的章節中,探討心理學與靈修如何能在西方現代文明社會中進行實質的整合,以便能運用到日常生活當中。
  威爾伍認為靈修雖有助於了悟自性,但也有被誤用與扭曲的可能,他特別 提出「靈性迴避(spiritual bypassing)」、「靈性超我(spiritual superego)」的概念,用以說明現代西方社會中一些熱中靈修的人士們的通病。所謂靈性迴避 是指利用靈修來逃避內心未竟事務、情緒糾結、低自尊、疏離等心理問題,靈性超我則是指以崇高的精神教條為指標的內在聲音,不斷向自我發出批判 與強制的命令。這樣的誤導反而會阻礙對內心窒錮的解放及靈性追求的偏差,為避免以靈修來掩飾面對自我內在困難的情況,以及以靈性理念來強化批 判性的超我。作者認為唯有以西方心理治療探掘內在的恐懼、僵化的內心反應機制及無意識的動機,進而建立起健康的自我瞭解與良性人際互動,才能 打開朝向靈性發展的清楚道路。

  本書第三部份討論如何將靈修所得的覺醒帶到不同的人際關係中。
  威爾伍認為:在引領我們走上覺醒之路上,人際之間不同的親密關係的確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愛戀的親密關係會觸動戀侶彼此心底未曾療癒的過往傷痛,但在此同時也為心理與靈性轉化打開一扇窗。作者指出長久穩固的關係是建基在可使彼此自性覺醒之有意識的關係(conscious relationship) ; 另外,佛 教的中道(middle way)觀念也為維持親密關係的平衡注入實用的智慧。在接下來的章節中,威爾伍談到「無條件的愛」與「激情」,在無條件愛的真誠交流中,我們認肯自身、愛侶與有情眾生的自性中,存有本然的良善特質;激情則驅使我們綻放自性的純然光輝。對於西方社會中經常耳聞的靈修陷阱,靈修導師對學員的利用與病態靈修組織, 作者特別以一專門章節談 論病態組織的特徵,並強調真正靈修導師是以其相對的權威(relative authority)來啟發學員建立與其自性的直接關係,而非以其絕對權威宰制與操縱學員。最後,作者以一篇有關於如何透過有意識關係所開展出的覺醒,重新為我們的社區與世界帶來新的願景的對話,來結束本書。 

  個人評論: 
  本書綜合了作者多年來臨床心理治療與禪修經驗,企圖透過理論對比與實際治療運用上,說明唯有西方心理學與東方靈修的結合,才能整合人性的 對立面,進而創造出新的覺醒心理學。筆者認為作者欲在西方社會中開展兼顧超個人與個人層面的覺醒心理學進路,這樣的企圖為東西方身心靈整 合奠立理論與實踐上的必要性。此外,書中對靈修風險的描述,也能提供東西方有志從事靈修者一些判斷自身修行動機與靈修團體結構的具體指標。

筆者對本書的評論有以下幾點:
 (1)對禪修如何具體逐步地達到煩惱止息的境界,只提出可能性的概念描述,並無詳細步驟性說明。
(2)作者並未提供明確的整合綱領,說明如何利用當代不同的心理治療流派的治療方法,來對治因內心無明障蔽而引起之認知、情緒與行為的困擾。
(3)作者用西方人所能理解的心理學概念來解釋「空性」與「無意識過程」,雖然對於建立新的覺醒心理學有理論嘗試的貢獻,可惜的是對空性的解釋不夠深入。

  但整體而言,本書為想瞭解如何具體整合東方靈修與西方心理治療的讀者,提供一套新的思考路線與實踐上如何可能的參考架構。
 
(转介自网络)
 
…………………………………………
 
《迈向觉醒的心理学(Toward a Psychology of Awakening)》【导读】
 
  (转介说明:本文是原书的摘编,可以视为一个浓缩本。)
 
  
    觉醒的心理风景

  在人类心灵的深处,对於人為何会在这裡以及人将何去何从这一类的问题,现代人大体上已经挥别了古人的避风港,展开新的追寻。或许也唯有在后现代这个时代,对於世界上林林总总的心灵传统,我们所拥有的门径之多,也正是前所未有的;再加上西方心理学一个多世纪以来的突破,因此,若说要形成一个更大的格局,去釐清人的本质的各个不同面向,今天看来实不失為最好的时机。对於人的本质,地球的两边一直都是採取互不相同的方式去理解,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观照,则是要将这两个各佔其半的部分合而為一。东方传统的精神文明,主要是在阐明那个超越时间、超越个人的存有,亦即人性中属「天」的部分;而西方的心理学则是专注於属「地」的那一半,亦即个人的与人际关系的那一部分。今天,我们大可以採取一个新的角度,一体观照人存在的三个领域──超越个人的、个人的与人际关系的。像这样一个全面性的架构,从理论上与实务上去做充分的釐清,无论对东方或西方都是相当值得期待的。

  切断了人生多采多姿的感情织锦,灵修将变得枯燥而冷漠,同样地,遮挡了灵性修持的清新微风,个人的生活将变得狭窄而受限。如今,我们的世界正在脱离那个更高的精神价值与目标,实在有必要去寻找新的途径,整合人类的精神智慧,以便应付二十一世纪的重大挑战。在这方面,东方的古代精神传统与西方现代的心理治疗如果能展开对话,或将為我们带来新的展望。

  个性与灵性是人类本性的两个面向,在探讨二者的关系时,藉由东方与西方的对话,把心识(mind)、心(heart) 、身(body)、灵(soul) 与灵性(spirit)放到一起来做观察,将可以发现,所有这些都是不可分割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整体。从实际的生活面来说,这也可以帮助我们发展一条更為整合的道路,达到心灵的成长,以及健康与美好的人我关系与社会生活。

  东方与西方的会合,在心理学的领域引发了一些相当有意思的问题。心理治疗与灵修的结合,对於认识自己的本性,真的有所帮助吗?有关心理平衡的本源,东方的灵性传统能够给我们带来哪些啟示?对於心理健康,对於人我关系发展的动能与转变,禪修的觉察具有什麼样的意义?当我们将心理学的功课运用到灵性的问题上,会產生什麼不一样的可能性?西方心理学的洞见与方法真的有助於灵性的开展吗?对於西方心理学以个人发展為中心价值的认知,佛家与其他东方的灵性传统如何可能予以阐明?个体化(individuation)亦即心理的发展,与灵性的解脱,亦即从有限的自我完全解放出来,二者之间有什麼关系?人的本性的两个面向──属於个人的和心理的,以及超越个人的与宇宙的──如何才能够加以整合?

  本书将试图探讨上述的某些问题,并分成三个部分加以阐述。第一部要探讨的是有关灵修与西方心理学的关系。第二部将阐明二者的整合对心理健康与疗癒的实际意义。第三部探讨二者对人际关系与社会生活的实际意义。

    我的灵性追寻之旅

  我之所以想要将东方的与西方的心理学加以整合,最早是在一九六三年。当时我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在巴黎,发现自己眼前所见完全是一个西方的唯物主义黑洞,对於如何才能為自己营造一种有意义的生活,可以说一点头绪都没有。虽然从小在基督教的仪式与音乐中长大,并受其薰陶,但是,如何才能让自己活得自在,我却无法在其中找到任何门径。六○年代初期,我发现了禪宗,终於為自己打开了一片全新的视野:每个人都可以找到深藏於自己内在的本性,从感受上直接加以了解,从而对存有达到更丰富、更深层的觉悟。

  这种觉醒才是人类存在的真正目的,了解到这一点,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方向。接下来,艾伦.瓦兹(Alan Watts)的《心理治疗:东方与西方》(Psychotherapy: East and West)让我更往前踏出一步;这本书提出了一个见解,认為西方的心理治疗对於人的觉醒,乃是一种可行的途径,对西方人特别如此。这让我兴起一个念头,自己或许能够為西方人的觉醒之道有所贡献,於是决定进入临床心理学的领域,成為一个心理治疗师,并因此找到了自己的人生。

  然而,进入芝加哥大学研究所,却让我大失所望,传统学院派的心理学局促一隅,眼光所及,根本无法见到人性的本质与潜能。但天无绝人之路,在那儿却让我遇到了一个真正的人师──尤金.简德林(Eugene Gendlin),一位以存在為取向的哲学家,当时正致力於「澄心法」(Focusing method)的推展,这种创新的方法旨在帮助人们转向内在感受,从而在原本无法认清的受觉(felt sense)中找到清楚的方向,进而得到改变与成长。简德林為我打开了整个内在世界的感受之门,是第一个教导我直接认识真实的感受过程的人,让我明白了感受的运作、进行、开展以及最后意想不到的豁然开朗。

  不同於其他教授,简德林描绘内在的心理风景,使用的是十足人性与诗意的语言,而非临床术语。他為我所揭开的内在经验,层次多面而丰富,等於给了我一把钥匙,使我了解了整个治疗的意义:治疗最后的目的并不在於诊断、医治或疗癒,而在於以自己的感受出发,开展一种新的生活关系。受业於他,我发觉自己的生活从黑白变彩色,这让我始终铭感於心。

  在研究所的求学过程中,我全心全意投入一个既令我著迷又让我欲罢不能的问题:禪宗的偈语──顿悟进入觉境──与个人在治疗中的变化两者之间的关系。為了给自己找一条出路,以便更充分了解自己的人生,我开始对佛教发生兴趣,而早年与西藏宗师丘扬.创巴仁波切(Chogyam Trungpa Rinpoche)的结缘,尤其使我受益匪浅。

  丘扬.创巴精通谭崔佛教(Tantric Buddhism)(参阅〈附录一〉专有名词)的大手印与大圆满(参阅〈附录一〉专有名词),这两个法门的基础都在於深切了解意识本质的纯净、宽广与清醒。在认识他之前,我从未遇过一个像他那样既高深莫测又令人难以抗拒的人。记得有一次我去拜访他,走进屋裡,立即感觉到由他身体辐射出来所形成的宽阔空间,不觉一惊,彷彿整间屋子的屋顶与四壁全都於剎那间一扫而空。由於过去从未有过类似经验,一时间我整个人乃為之五体投地。

  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但却也是创巴最坚持的一件事,就是在垫子上静坐,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我常想:「这又有什麼用呢?」坐在那儿无所事事,读经论道岂不有趣得多。当时我的看法是:「这在几千年之前或许有用,但今日一定有什麼更先进的法门才对。」可是,一旦我开始静坐禪修,我的世界就以一种崭新的方式敞开。人类天生就有著一副最不可思议的工具,那就叫做心识,心识既可以上天下地,也可以无所不在於天地之间,但却从来没有人教导我们该如何善用它,或用它来做什麼,而禪修正好為我们提供了一条途径,让人照见心识的本质与活动。儘管起初颇為抗拒,但当静坐的崇高地位逐渐在我心中确立,从此便终身奉行不輟。

    禪修所无法触及的……

  然而,禪修多年之后,我发现生命中仍然有某些无法触及的部分。当我感受到佛的教导之美与其动人之处时,我总算明白,我根本不可能用自己的西方心灵去消化它们。而当我不断退隐静修,虽然觉得颇有进境,却又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融入日常作息,导致某一部分的人际关系為之疏离。到了最后,连我的亲密关系都出现危机,其严重的程度,使我不得不著手去处理自己的心理问题。

  直到那个阶段,在灵修方面,我对开悟一直怀著一份浪漫的幻想,全都是阅读禪宗故事所生出的臆想──有朝一日,豁然贯通,旧骨尽去,我将成為一个全新的人。看起来,这种追寻解脱的方式何其高雅,远胜过在心理治疗的战壕中苦战。然而,到了最后,当我不得不採用心理治疗来处理自己的问题时,却惊讶地发现,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其实颇為可观,照样可以提供一条道路,使人深入了解自我。

  我对於自己的心理困境,虽然对禪修寄望甚深,但亲身的经验却让我别有所见。我的发现是,心理学与灵修对人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在处理我的日常生活的议题上,二者都有所助益。最后,我终於明白,它们都是珍贵的厚赐,虽然殊途,但却同样的重要。

  环顾周遭灵修道上的同行者,我发现,有不少人都在逃避自己的个人问题,我觉得心理学的方式对他们应该同样会有帮助。事实上,我所参加的那个团体就碰到一个相当大的麻烦。团体中有一个师父,儘管灵性修持颇高,却不免自恋、自高,而且不愿意承认并面对这种情形,如此一来反而造成了负面的效果。此外我也发现,在许多灵修团体当时存在的危机中,内在的心理问题扮演了极為重大的角色,亦即灵修的老师与学生虽然在心灵的洞察与觉知上都颇有进境,另一方面却在人格上陷入偏执的泥淖。这种矛盾的情形既让我忧心又对我深具啟发。对我而言,很显然地,心理学的工作对灵性的追求者显然有其重要性,至少在西方是如此。

    第一章 天与地之间──内在工作的原则

  身為心理治疗师和一个灵修者,我一直都在面对心理学与灵修之间的一些问题,有的是自己的亲身经歷,有的则是个案或学生与朋友的经验。过去三十年,在思考这些问题上,我始终来回於两个不同的观点之间,亦即心理学所要求的深入自我与禪修所要求的超越自我,当这两者相遇时,有时候,我根本视之為南辕北辙,甚至彼此扞格;但有时候,我又将其视為一种对灵修极為有用的辅助。这个问题相当复杂,因此将在本书中详细加以讨论。首先,来看看这两条道路在内在工作上所面对的共同挑战,以及二者是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在处理此一挑战。

   逃避式的心灵修持

  一九七○年代的时候,在许多灵修团体的同修中,我注意到一个令人困扰的状况。许多灵修者虽然在灵修道路上颇有进展,但我却发现一个相当普遍的倾向,那就是他们利用灵修迴避或「逃避」某些人格上或情感上「未解决的问题」。尘世间的缠缚重重──是一个业、缘、身、色、物与人纠缠的结构──想要从这张网罗中解脱出来,正是数千年来灵性追寻的主要动机。也正因為如此,人们很自然地会想要利用灵修提升自己,以超越某些困惑、未能解决而使人无法承受的情感与个性问题。这种倾向,我视之為逃避,是对某些基本的人性需求、感受与修养功夫进行揠苗助长,是一种逃避式的心灵修持。

  在人生中巡航,挑战难免,对那些碰到困难的人来说,逃避式的心灵修持特别有其吸引力,尤其是在我们这个时代与文化中。过去被人视為家常便饭的成人责任──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养家活口、维持一段婚姻、归属於一个信仰团体──如今对很多人来说越来越遥不可及。在自己寻不到出路的挣扎中,有不少人被引介到灵修团体参加灵修,而那裡的教导是要他们放弃自我,结果使得他们利用灵修去製造一个新的「属灵的」自我认同,而这其实只是把原来那个旧的自我认同给扭曲了──是对未解决的心理问题的逃避──然后用一个新的给包装起来。
  如此一来,灵修的教导与修持徒然合理化并加强了旧有的防卫心态,例如有些人,需要自我肯定,使自己看起来特别,便会常常强调自己的心灵洞见与修持,或者他们与师父之间的特别关系,以强化自我的重要性。许多灵修的「走火入魔」──诸如灵修上的唯物主义(spiritual materialism,将灵性的理念当成个人的资產)、自恋、自我膨胀(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幻觉)、或群体情结(无条件接受群体的意识形态)──都是想要利用灵性弥补本身成长不足的结果。

    排斥、执取与麻庳

  我们之所以捆缚於受苦的轮迴之中,许多心灵传统都谈到三种基本的倾向:排斥困难或痛苦;执取舒适与安全;以及麻痺自己,对於苦乐、得失等问题完全置之不理。

  逃避式的心灵修持就是第一种倾向的症状──避开困难的与不愉快的,譬如自我变得软弱:觉得自己不够坚强,不足以处理生活中的困难,因此转而寻求一条超越个人感受的道路。这是灵修道路上一个非常可能出现的陷阱,对西方人来说尤其如此。对於自己受到制约的人格限制,不去面对予以解决,只会使人陷落其中更加难以自拔。

  第二种倾向──抓取与执著──是心理治疗中常见的陷阱,而且相当棘手。有些人喜欢耽溺於自己的情感、理想、梦想与关系中,乐此不疲,以致陷溺於个人心理素材的探索之中。如果将这种方式的自我检查当成终极的道路,我们很可能会走向一条以自我為中心的死胡同。诚如佛洛伊德所说,沼泽的水是永远也抽不乾的。无止境地耽溺於自己内在的状态或人格结构的矛盾,到头来只会陷入难以自拔的困境,使人完全无法看到自己以外的世界。

  第三种倾向──麻痺自己,对於个人的感受与内心的呼唤完全置之不理──乃是现代社会最為常见的现象。有极大部分的人,寧愿懒懒散散、一成不变地过日子,结果导致典型现代西方人的上癮──电视、球赛、消费、或酒精与毒品──藉以麻痺自己,逃避面对真实人生的挑战。

    天、地与人

  要对抗这三种主要的人生陷阱──逃避式的心灵修持、以自我為中心的自我耽溺、以及钝化的麻痺──可以透过人之所以為人的三个向度,吸收其中的某种核心资源来达成,这三个向度就是中国传统哲学中所说的天、地与人。

  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说,人是一个存有,直立於地上,双脚著地,头顶青天。由於双脚离不开地,除了在这个当下之外,别无其他选择。这便意味著人当尊敬这个世界以及立於此地的自己──这正是逃避式的心灵修持所无法做到的。这,也就是地的原则。

  同时,人的头是朝向天空,是朝向一个四面敞开,可以任人纵目四顾的苍穹:地平线、星辰、日月以及环绕大地的无垠太空。当我们以惊讶与好奇的眼光环视周遭的世界时,所见可以超越自己切身的利害与活著时的种种罣碍。儘管在尘世间的贪爱确有其意义与重要性,一旦我们向上升高一百公尺,底下发生的种种也就具有了不同的意义。若更往上升去,有如太空人一般,那麼所有这一切就只是一个微小的斑点了。当我们垂直地移动──我们的意识随时可以做到──将可发现,人是无远弗届的。人的意识绝非只是局限於地上,生命因有无垠的太空作為背景,才得以显出其性状。这,就是天的原则。

  人的基本姿势──抬头挺胸,直立於脚下的土地──是整个正面毫无遮拦地面对著世界。四脚动物小心翼翼地保护著脆弱的正面,用皮毛、尖刺、羽毛,防止掠食者攻击牠们柔软的肚腹。但人类四处行走,袒露於世界之前的却是心与腹──人的两个主要感觉中心──感觉是我们用身体对周遭的世界做出回应。不论我们是否留意,基本的感觉随时都在运作。由於人是正面暴露或坐或立於天与地之间,对世界与别人便是处於接触与接纳的状态。这,就是第三个原则,在天、地、人的三角关系中,独属於人的。

  这三个向度,如果对其中之一抱持著不敬的态度,生命就将扭曲、失衡。如果仅关注於当前的存活,则将陷溺其中,无以自拔於地上的泥涂。但是,如果轻慢於尘世间需求,则将处於失根的状态,失落於星际之间,迷途於云端。又若逃避现实的艰难与心的软弱,就将綑绑在自己人格的盔甲中,而这副盔甲却又是我们必备的,是每个人来到世上时為保护自己脆弱的知觉中枢而发展出来的。人既没有甲壳动物的硬壳,也没有刺蝟的尖刺,為了保护自己,乃发展了自我,作為防卫的机制。要成為一个完全的人,就要搭一座桥,连接天与地、色与空、物质与精神。正是这三根轴线的交会点,亦即感觉与心的深处与柔软处,才是人性的根源。

   第九章 非缘生当下的疗癒力量

  如果每日的修行都是向自己的情绪、向自己所遇到的人,向自己所面对的情况 敞开,毫不封闭,并相信自己确实可以做到,那麼便可以海阔天空。对於任何人的教导也将心领神会。──佩玛.丘卓(Pema Chödrön)

  心理治疗的本质是什麼,或者说,得以摆脱旧有的自我破坏模式并转向新方向的核心要素是什麼?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一切心理问题的根本之病(dis-ease)或苦,那就是:人不断在与自己的感受挣扎,难得放下任其本然。
只不过是放下感受任其本然而已,為什麼会那麼难呢?与之共处為什麼又会那样不自在呢?与自己的情绪或心灵状态的关系,所感觉到的不自在究竟又是什麼呢?

   根本之病

  病的本质在於:我们不断评断、否定或排斥自己的某些感受,因而导致不安、痛苦或焦虑。这种内在的挣扎造成内心的分裂,產生压力与紧张,将我们与自己的整体我一分為二。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最先学会的就是否认自己的感受。童年时,对於排山倒海的情感,尚未发育成熟的神经系统根本难以理解。因此,当某种经验太过於强烈,又没有大人帮助加以宣洩时,就会收缩身心,有如断路器般将自己封闭起来,以免造成短路。人就是以这种方式在保护自己,并开始切断一己的愤怒、对爱的需求、柔情、意愿或性欲。於是,对於使自己感到痛苦的这些部分,我们形成了负面甚至严厉的评断,并将之排除於自己的觉性之外。

  举例来说,如果对爱的需求不断遭到挫折,对於这种需求的感受就会成為一种痛苦,每当需求生起时,因退缩与排拒而產生的痛苦便将之封堵於觉性之外。在以后的生活中,每当爱的需求生起,感觉起来便仍然是难以承受,因此又继续对之退缩。如此一来,凡是生活中生起的情感,只要是不知所措的,也就陷於无能,无法应对。逃避这种早期的痛苦,產生了后续另一层次的苦,亦即活在觉性的退缩与压抑中。

   因退缩而產生的自我认同

  这些退缩,迟早会形成整体逃避与否认模式的种核,我们发展自我认同或自己心目中的我,是以否定一己经验中的痛苦面向為基础。举例来说,如果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我们便尽量使自己成為一个「好脾气的人」。这样的自我认同永远都是片面的或偏颇的,无法反映全部的经验,亦即我之所以為我的整体,其所抓取与认同的,是一己经验中自己所喜欢的面向,不喜欢的则予以否定。

  由於这些自我认同并非我们的真我,因此也就需要不断地去加以维持。面对现实对自我认同的致命衝击时,我们不得不持续地给予支撑与防护,这就好像我们必须要去维护不断遭到大海冲刷的脆弱堤防。生命就像大海,永远都想要把狭隘的自我概念衝决。正是為了要防止自我认同遭到攻击,我们便不停地监看著自己的感受,於是產生了第三层次的苦:一种焦虑、不安与紧张的持续状态。

  因此,心理之苦至少由三个层次构成,其一,难以承受的情感之痛;其二,為逃避情感之痛而退缩的心身;其三,為持续支撑与防护这种建立在逃避与否认上的自我认同,而產生的紧张。

  為保持自我认同的完整,主要方法之一就是编织一个精密的网络──有关自己的与现实的故事──将自己的否认与逃避正当化。这裡所谓的故事,其实就是对自己的感受所做的心理詮释,将自己的信念组织到对现实的整体观点中。这一类的故事并非全都是属於意识层的,经常更有如作梦,是由潜意识的想像与期望所构成。

  举例来说,有一个女人,童年时父亲经常不在身边,很难承认自己有这种情感接触的需求。為了正当化自己对这种需求的否认,她為自己编了一个故事:「男人在情感上是靠不住的。既然无法相信他们,却又需要他们,岂非愚不可及。」一旦这个女人谈恋爱时,便开始对自己的需求退缩,无法将自己放出去,因為她不想让自己再度处於那种脆弱的处境。结果男人都离她而去,因為他们感受不到她真正的需要。於是这又强化了她的故事:「男人永远都是靠不住的。」

  故事就是这样起著作用,成了自我实现的预言。一个故事產生了一个现实,现实又回过头来强化了故事。如此一来,便越来越将自己锁进一个假我与一个被扭曲了的现实观。

  假我将我与自己那个更大的存有割裂,我们為什麼还要花那麼大的力气去加以维护呢?自我概念(self-concept)儘管带来痛苦,我们却坚持不放,因為它提供了「这正是我之所以為我」的意义。这个假我虽然製造了内在的分裂与紧张,至少在存在的无常与变动中提供了某些稳定与不变的假相。就算故事是这样的:「我一无所是,一文不值。」至少也还是个东西。你知道自己是谁,光这一点就给了你一种安全感、自适感。

   非缘生当下与疗癒

  即便是假我,如果完全予以认同,也就不致於苦恼了,因為那正是我自己。问题是,在自己的内在深处,因此一认同而感到的限制却生起了痛苦,因自己活得不够完全而苦。这种内在深层的知感觉到了存有的痛,却陷在故事与信念、情结与行為的网络中,隔绝了自己真实的本性与潜能。其之所以苦,正在於无法将这种自己天生就拥有的巨大的潜能予以发挥。

  在治疗上,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困难就是要摊开这个伤口──与一己更大存有的断裂,以及因此而產生的苦。治疗正在此苦之中。如果拒绝此苦,徒然使得因退缩与否认而构成的心病之链更增一环。但若对之敞开,便与已经切断或否认的那些经验直接取得接触。治疗的第一步就是承认一己之病。

  当然,要让自己去感受自己的苦与病,谈何容易。一旦去面对,故事又来了,信念、想法或胡思乱想纷纷出笼。当我们自问:「这是什麼玩意儿?我的感觉怎麼会那麼糟?」意识就插了进来说:「啊,我知道了,无非是什麼什麼之类的。是我跟老妈之间的不愉快,没什麼大不了的心结。一点都不严重,不值得花什麼精神。每个人都免不了这种问题,别伤脑筋了。」像这样的故事正是治疗的障碍,因其使人依然与自己的感受隔绝,卡在退缩与否认之中。

  治疗师帮助人们在故事与活生生的感受之间做出区隔之所以重要,原因正在於此。举例来说,如果我问一个案主,他的感受如何?他回答说:「我觉得自己很蠢。」我会说:「那可不是什麼感受。蠢是无从感受的,那只不过是你对自己的看法,只是一个故事而已。真正的感受到底是什麼?」然后他可能会说:「好吧,要我诚实面对自己,我觉得心虚而且害怕。」这才是感受。

  為了要有效果,对於正在进行的事情,治疗师不仅要过滤案主的故事,也需要不断过滤自己的。这可能相当棘手。站在治疗师的立场,他们总认為关於人的种种,自己瞭若指掌。他们是专业,受过多年的训练,对於心理动力再清楚不过。但其实真正在处理某个人的议题时,起著治疗作用的并不是知识本身。知识或许有用,或许是一种助力,但在案主的感受中,治疗师的知识与经验很容易成為另一种否定。唯一的有助於疗癒的,是要扭转那种致病的否认心态。


第十五章 亲密关系之為转化之道


凡真爱……皆建立於爱之受者向施者充分敞开一己的存有,而与他/她共有此 生。──默达.鲍斯(Medard Boss)

  在现今,相爱的两个人想要共度一生,要面对的挑战与困难可说是前所未有。与过去相较,今日的伴侣从长辈、社会与宗教团体那裡得到的协助与指导,可说是少之又少。旧社会与经济体系為婚姻这种终生关系所提供的基本要件,如今绝大部分荡然无存。即使是生养后代此一古老的诱因──传宗接代与继承家业,或分担家务与提供家计──也多数不再。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即缺乏明确指引又少掉了家族的支持,即欠缺宗教的环境又没有了社会意义的督促,这种情形在人类歷史上堪称首见。

  不久之前,男女关系,特别是在婚姻方面,其形式与功能都还有家庭、社会与宗教的细心安排,在终生伴侣的选择上,家庭具有选择权,或至少拥有否决权。在大家庭中,一对夫妻有著既定的角色,而家庭又与社区或村里紧密交织,於其间拥有共同的社会、道德与信仰价值和习俗。婚姻制度在社会中居於核心地位,提供稳定的力量,支撑社会的秩序。反过来,社会也支持婚姻,即使是不幸福的婚姻,在社会压力之下也必须维持。

  只不过几个世代,情况整个变了。时至今日,婚姻从传统所得到的支持绝大部分都失落了,夫妻跟家族、社区以及共有的价值也渐行渐远,再也没有多少令人信服的外在理由,足以维持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终生旅程;唯有使彼此相结合的个人内在特质,才足以让他们继续走下去。如何建立健全的关系,彼此如何以及為何而廝守,全都要靠夫妻各自去摸索,这种情形也是有史以来首见。 今天,在爱与承诺中蹣跚而行的男男女女,堪称一群先驱,置身於一块人类从未自觉地探索过的领域。重要的是,只有了解这种情况乃是崭新的,在亲密关系中碰到了困境时才不致於自责。在过去的时代,有人若想要探索生命之奥祕,往往都是进入寺庙或修院,远离固有的家庭联繫。然而现在,对许多人来说,亲密关系已经成為新的生命荒原,让我们与自己内在的各种神魔面对面,要求我们将自己从旧有的习惯与盲点中解放出来,在日常生活中充分发展自己的力量、知觉与深度。

   重新观照亲密关系

  在过去,传统的婚姻因有其既定的社会功能,因而得以维持。相反地,现代的婚姻则是建立於情感而非功能,这样的关系,不稳定自不足為奇。浪漫的情感虽然激动人心,其易变却也是恶名昭彰的。社会责任与浪漫情怀之外,长期的亲密关系显然需要有新的基础,需要有一种全新的观点与精神,来帮助伴侣找到新的方向与动力。

  若要在亲密关系中培养一种新的参与精神,我建议首先要承认并接受一个观念:亲密关系可以提供一个有力的机会,唤醒我们本性。亲密关系若要发展的好,就必须要能够反映并提升我之所以為我,而不是只反映社会、家庭或自己所造作的那个有限的自我形象。同时,亲密关系必须以我之所以為我的整体作為基础,而不是单单建立在任何形式、功能与情感之上。要做到这一点可是一大挑战,因為,这趟旅程是在寻求我们最深层的本性。事实上,与自己的所爱结合可能正是这趟旅程的最佳载具之一。若依此而行,亲密关系将成為一条道路,由此展开个人灵性发展的敞开过程。

  在歷史的婚姻辨证中,如果形式与情感、责任与爱情曾经是正反命题,那麼,我们现在便可以思考的新综合命题就是:婚姻是一种需要双方都自觉的亲密关系,是天与地的结合。男人与女人之间,彼此想法向来很少一致,也不平等,就跟整个人类一样,由於角色、规范与各种因袭的制度而有所区隔,因此,两性之间这种自觉的亲密关系还真是一种崭新的出发。

  自觉的亲密关系之旅必然会引发一些问题,这只要看希腊神话中艾勒斯(Eros)与赛姬(Psyche)的故事就可以明白了。艾勒斯在黑夜裡成為赛姬的爱人,条件是她永远不能看到他的容貌。两人相安无事地过了一阵子,但因為看不到心上人,赛姬不免好奇他的真面目,想要一探究竟。当她点亮灯看到艾勒斯的容貌时,他一飞而逝。為了要找回心上人,赛姬经过了重重的考验,最后,当她终於克服万难,与艾勒斯再度聚首时,两人的爱乃更為完满,能够在白日进行了。

  这则神话点出了长久以来自觉(赛姬)与性爱(艾勒斯)之间的紧张。传统西方的婚姻就有如黑夜中的爱情,然而,时至今日,在不自觉的常规之中,亲密关系不再能够顺畅运作,我们所需要的是一种新的觉悟。正如赛姬一般,在自觉中,每向前一步都引发新的考验,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写照。
(转介自野兽爱智慧的空间)
文章录入:佛心网编    责任编辑:佛心网编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