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佛教心学讲座 | 惟海的电纸簿 | 
特效地带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心理学 >> 文章中心 >> 心理医学 >> 佛教心理医学 >> 正文 今天是:
人际失调的佛家理论及其解脱实践
作者:惟海    文章来源:本站原发    点击数:1824    更新时间:2012-6-30    
        ★★★ 【字体:

人际失调的佛家理论及其解脱实践

           释惟海(20117于昆明西部精神论坛)

 

和畅的“众生缘”或人际关系,是人之社会存在基础,是人生一大快事。人际,包括亲缘、友缘、同事缘、官民主属师生庠序缘、佛道缘等。佛教把这些社会人际境缘称为“众生缘”,简称“生缘”;把友善祥和的人际感情称为“众生缘起和合”、“生缘慈”。人际失调,则是人际关系的需要或/和期望与现实之间的不一至而产生心理不适、压抑、心身症状,甚至引起社交行为障碍的社会心身疾病;从人文上说,不仅有负面性的情绪,更有主体性方面的损害,如尊严损害。若按佛教的思路,那就可以称为是“众生缘苦恼”或“生缘苦”了。根本佛教四圣谛学说中,对人际失调的情绪反应,就有“爱憎会苦”与“爱别离苦”的描述,即“众生缘”方面的苦恼,为人生“八苦”的两种,比物质需求方面的“所求不得苦”地位更重。佛教认为人际心理属于世间法,生缘苦是人生八苦之一,需要修行解脱。

    一.人际关系的“众生缘”学说

人际心理属于社会心理,在佛教器世间、众生世间、五蕴世间三分世间的理论中,属于众生世间。“世间”的概念,是一种生命过程的经验,是一种“历世”,因此,这三种世间分别是物理世界、生命世界、心理世界的鲜活的体验性存在,人际关系不仅发生在客观的“世界”里,更主要是发生于经验着的“世间”之中,构成“业”与“缘”交参的“众生缘”。

(一)佛教的人生境缘理论

佛教把存在与其存在的环境称为正报和依报。个体宿业所感得的身心存在,名为“正报”;众生共同业力所感得的整体场境性存在,称为“依报”。众生正报是六凡三圣九法界(十法界除佛界称为众生界,故为九界),依报是四土(凡圣同居土、方便有余土、实报庄严土、常寂光土)。“依报”不仅是我们的一种境缘,也是一种归属,如国度归属、社会归属、家庭归属、慧命信仰归宿等,从而扩大了众生的存在。

“世间”作为经验着的存在,是依报与正报交参的,即个体身心与环境世界之间的交互参应性存在,“众生缘”就是众生世间里的个人人生中的人际境遇。在日常用法中,世间缘是一个人在世俗社会中的缘份,若说这个人有世间缘,是说它适合在世俗社会中生存发展;若说某人无世间缘,是说此人“犯孤”,适合出家修道。佛教持业力说,认为“世间”是个人业力所感招得来的“依存场所”和“行为场”,所以是“依报”和“业处”。众生缘作为“依报”、“业处”的意义是:处,是处所、场所、场境、场;报,是某种行为所引起的回应,是一种因果关系中的果报。众生缘是一种流动的“业处”,属于“依报”;如果按“业流”、“识流”的命名法,可以称为“业处流”、“依报流”,因此,是变化的,是无常的,是不定的,是可为的,是可调整的。

人在众生世间中的际遇,俗称“人缘”,正规称为“众生缘”,简称生缘,即与有情众生之间的缘份。称之为缘,不仅有际遇的意思,而且蕴涵有一定的遥远幽深的渊源的意思,这种缘,可能是深远的历史因素,也可能是深刻的原理;称之为“份”,不仅是际遇的含义,更有则有社会秩序和人际伦理的含意,如“有缘有份”、“有缘无份”等提法。缘可分为:顺缘、违缘;业缘、宿缘、亲缘、怨怼缘;姻缘、友缘、亲子缘、同事缘、世间缘、道缘等。

“众生”一词有三类用法:其一常识用法,泛指生命存在,包括有情及植物;其二为宗教伦理意义上的染净之分,有缠有染未成佛,皆谓众生;其三为内明用法,指受生死轮回的频繁性,如《不增不减经》说“往来生死,名为众生”。《长阿含经·世本缘品》卷22讲:“劫初光音天,下生世间,无男女尊卑众共生于世,故称众生。”可见,众生缘一词会随语境不同而含义不同。佛法以内法为代表,故“众生”一词多指心理念头意义上的众生,如《摩诃止观》卷五之上说:“揽五阴通称众生。众生不同:揽三途阴罪苦众生,揽人天阴受乐众生,揽无漏阴真圣众生,揽慈悲阴大士众生,揽常住阴尊极众生。”

(二)佛教关于众生的四相理论

佛教有一种与客体关系理论可以进行比较研究的众生四相理论:我、人、众生、寿者。据近代学者从语源学角度研究《般若经》中的四相本意,我,指自我、自我观念。人者,是“pudgala(补特伽罗)”的意译,意为数取趣,即能执受执取(感受判断)者,指有情,即他人、他者观念;众生,是“sattva(萨埵)”的意译,据《佛地经论》等记述,指具有真、善、勇健等心灵力量特征的情识,显然这是一种精神特质的众生观念,是一种具有社会属性的众生概念;寿者,ji˜va(灵魂)的意译,生命拥有者,对人而言,是生命主体。般若学说认为,四相皆是假名,是对“众生世界”的观念性执著。关系,从客观角度看是“因缘聚合假”,并非实体;从知识论角度看则是“施设假”,又名“建立假”,是观念性存在。把四相还原为观念性的自我、他者、众生、含灵四相理论,给我们分析众生世间提供了一种理论工具;从哲学上讲,是众生世间的要素及其认识的一种批判性反省;从实用上看,提供了破除执著的方法。

  (三)人缘关系原理的“相应因果”(及“俱有因果”)理论

人际之间的“瑜伽相应”原理,佛教称为“相应因果”:表现为能相互感应冥合,原理为交互性作用和交互性响应,具体表现为相互激发、相互资益、相互吸引、相互强化、相互关联、相互依存。《大毗婆沙》(卷16对“相应因”就主从交互作用来解释:“展转为因故,展转力生故,展转相引故,展转相养故,展转相增故,展转相依故。”即中国所说的“同感相召,同类相应”。同感相召,是一种共振,形成感应性;同类相应,是指同类性事物之间的契合,如“同分界地相应”,欲界法与欲界法相应;不同领域本质相通,称为秘密相应,如身口意与本尊相应名为三密相应。

相应的意义,有俱有不离、和合、同作同行等义。俱有,字面意义为同时性,实际指整体性。《俱舍论》卷6指出:“相应因体即俱有因”,是指“俱有相应”具有整体关联性。在人际关系中,个体的契合性会影响整体的氛围,尤其是居上位者的和祥或乖张,都会成为团体人际场的风格。和合相应,如水浮交融,是交流作用,现代经常提到的和谐,就是和合相应。同作同行相应,即共同活动的应合性。“遍行同行相应”,是整体协同式相应;“无间同行相应”,即同时相应;有间同行相应,是不同时的相应。曾习未曾习相应:曾习同行相应,指过去所习,有惯习性,故产生相应;也有未曾习,但本质相通,而产生相应,叫未曾习相应,如出世性。

相应是人际缘份的自然原理,即同类相应。佛法以心为本,人与人之间心心相应即有缘,因此以心灵交原理的人生遇,普遍存在相应性因果,例如在情感层面上的性情相投不相投,在精神层面上的志趣相合不相合。“凡感情、精神性活动大多具有相应因果的特征和作用,故可用于解释瑜伽感应的内在机制、人际关系等复杂心理效应。慧思与智者大师“昔日同在灵同听《法华》,宿缘来遣”的感觉,就是相应与缘份一个著名典故。

    二.佛学视角下的人际失调的原因

人际失调的定义:人际关系失调,意谓着个人在众生缘方面缺乏能动的随缘(顺应)能力、结缘(同化)能力,并引起主体性心理不适。佛教对人际关系,主要提倡和合性。

(一)人际失调的原因

佛教认为,一切皆有缘,众生缘作为一种际遇,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必然的,而是一种偶然中的必然,即带有概率性的遭遇。必然性意味着有本质决定性,偶然性是一种条件的偶然遇合。佛教对人际失调的因缘,是从现世、宿世、外缘、内因、相应不相应等不同角度去追溯,特别强调自我意识方面的不成熟性。

⑴依缘性生缘障,即宏观人际氛围不良,甚至有某些非人性倾向,佛教认为这主要属于“报缘”性的,是共业所感。

⑵境缘性生缘障,个别的人缘遭遇不良,过去多数归之于“宿缘”,是宿世结下了恶缘,但现代一般不公开这么说了。

⑶业缘性生缘障(人际失调),实指主观性人际问题,包括人际感知异常、人际体验失调、人际理解失调、人际行为失调,现代多数视为“个性问题”,佛教认为主要是属于个人自身的“业障”,属于“别业”。

⑷阿陀那识(注:应为阿赖耶识)相应“我执”较重,主要属于“无明业”。阿陀那识(应为阿赖耶识),即我执之识,唯识学派归之于“末那识”(注)。我执,即自我意识黏着,具体表现为“四根本烦恼——我痴我见慢我爱”,是自我中心意识的表现。(补注:八识的实义与命名的澄清,参作者《关于八识真实内容答山水秀居士》)

⑸个性与境缘不相应,表现为“不投缘”,即某类个性与某类人、某类场景确实在类型上差别太大。

相应如函盖相合,在教育方面,受教者与教法一致,叫“机教相应”;心与境冥合,要心境相应。人际上的投缘不投缘,我们理解为个性特质与客体特质之间的类型同异而引起共鸣与否。

(二)人际失调的基本原理

众生世间的存在是缘起的存在,即关联性的存在。“世间”是个有流动性的系统,有共业和别业,每个人都参与并承担着这个系统的命运和功过罪德。世间因缘,特别是姻缘,是一种协同和谐,如和弦般的活动流的关系联合体。通俗地讲,关系需要连接、接通,和合“圆通”,也就是需要交往、沟通、融通、同心同德,融和为一种超越个体的缘合性存在。圆通则是一种整体的和合与整体的能量流的通畅。这种种“通”,是一种状态,也是一种行为。一对一,一对多,都需要“接通”;多对多、多对一,需要的是“融通”;整体性是通过融通到圆通。

人际失调,是人际的期望、理性、信念与实况、行为之间产生分歧,甚至矛盾,引起心理不适、压抑,甚至社交行为障碍。一般认为,这种失调,是主体的心理意义与客观逻辑不一致时的矛盾所引起的心理冲突,心理意义包括需欲愿望、理性道德、人格信仰等。其中,有的属于基本需要,存在着欲界杂染;有的属于真理或伦理上的应然原则,存在着色界分别计执;有的属于主体性,存在着无色界的微细的我爱执著。失调是有心理层次的。

人际的心理意义“一切唯心造”,即心理逻辑为主而不等同于客观逻辑,当心理逻辑与客观逻辑不一致时,就可能引发失调。与欲望兴趣志愿相顺应的,心理意义就大,就心情舒畅;否则就心理意义小甚至负面意义,就会产生不适、压抑,甚至行为障碍。所谓行为障碍,指不能主动采取积极地顺应性行为的症状。心理意义与客观现实与其所引起的心灵冲突之间是这样一种关系:应然原则→实然原则→必然原则→疾病。表现在行为领域,主要是被动性质的行为与本然的态度之间的矛盾,引起内在冲突。冲突超过自我调节能力,就会引起心理症状,这就是人际失调,佛教视为是一种“生缘”的“苦”。“生缘苦”的缘起,是无明业障而缘生的爱、取、有,是主观计执分别,进而产生忧悲苦恼情绪,核心病理是主体人格性的损害。在低级层面上,可能与需求利益的威胁有关;中等层面上与理性道义有关;在高级层面上与人格及其价值原则有关。具体表现为,人际的期望、理性、信念,与实况、行为之间产生分歧,期望矛盾,引起心理不适、压抑,甚至社交行为障碍。

  (三)人际的领域划分和及其失调的类型。

人际领域包括:亲缘(亲子兄弟姐妹缘)、性别缘、夫妇缘;私缘(如朋友缘)、公共关系缘(邻里缘、同事缘、上下级关系缘等);利益缘、认同缘(共识)、志趣缘、道谊等。我们参照三界理论,把它们粗分为私人人缘领域、公共系统领域、精神领域,既是一种分析工具,也是一种自我教育自我开发的路径。

  在人际关系中,缺乏关怀、利他、整体意识、合作性,都是人际亲和缘的破坏性的力量,有内在的,也有外在的,我们佛教把它分为境缘性的生缘苦与业缘性的生缘苦,即外源型人际失调、内源性内源型人际失调。内源型人际失调,主要通过智慧领悟和心灵修行来调理,外源型人际失调要通过积极的社会行为去改善。

按人际失调的原发因素及其失调症状所在的法界层次,我们倾向于按三界把失调分为三个基本类型,欲界需求性失调、色界认知性失调、无色界主体性失调,主要与欲贪结使、分别计著、我执重有关。有这样一个类型学工具,可能方便对人际失调进行分型诊断和解析,并顺其类型学原理选择调节和治疗的方法。

贪欲型即需求型人际失调,欲愿趣与现实是有距离的,往往通过被动性适应而获得解决。

分别型即认知型人际失调,往往通过观念调整,通过理解,实现态度转变而得到调整。

我执型即主体性人际失调,往往有精神损害,若涉及到某些些道义原则,难以为措。

佛经和因果故事中,讲了许多前世修行与后世果报的缘起,过去往往直接按世俗的三世因果去理解,而现代佛教更多的是综合了宿业与现世两个方面,例如把原生性的个性形成原因与前生前世的业力报应关联起来,同时也把个性化行为风格与现实社会关系回应综合进来,这是深层的机制。

以上所呈示的是,佛教教理上的一些理论工具,对解析人际关系和研究人际失调,是否能够提供一些有借鉴意义;下面要呈示的是,佛教调治人际失调的方法和技术是否有逻辑性。

    三.用佛学调整人际失调

佛家把人际失调称为,“生缘苦”或“生缘烦恼”,佛教对其诊断和调整有自己的观照理路和调治系统,按佛家传统术语是对生缘苦的“解脱”。在诊断上,对个性“业缘”和境缘性的“宿缘”要作用鉴别,在方法上,多数需要进行“智慧”名义下的观念诱导和“修行”名义下的行为调整,并结合一些宗教式祈愿、持念和禅修等心理技术,进行综合调理,从而使人际失调患者获得一种佛家式解脱。

(一)人际失调的诊断

人际关系失和与人际失调是两个概念,“人际关系失和”是指客观人际关系的矛盾,“人际失调”指人际关系不良引起心理症状而言。

一般地说,人际心理,属于社会心理,失调与否,很大程度上是由个人需求与社会性存在之间的协调程度决定的,佛教则认为“众生缘”是由“业缘”和“境缘”两个方面决定的。现代关于人际失调的文献指斥个人的偏多,对境缘因素讲得偏少,这对个人是不尊重的,不利于临床治疗的。

良好的人际体验,以友善感、亲和感、共同感为正常,若感到舒畅和详,就是健康的。正常人际互动,以互相尊重、和合性、协同性为主。人际关系中,缺乏关怀、利他、集体意识、合作性,无论是内源的还是外源的,都属于破坏性的力量。失去这些正常的感觉,就应考虑需要改善和自调。

症状:“爱别离苦”、“怨憎会苦”之类,包括如下症状:不适应感、挫折感、受伤害感(人格尊严受损);压抑、归属感丧失、孤独、自闭;或被动攻击、退缩性反应、人际抑郁感、习得性无助感等。如果出现较大的负面情绪,如厌恶、憎恨、嫉妒、抱怨、自暴自弃,则应当视为疾病。

我们把这些症状,按内因外因及心与业的区分,分为境缘性人际失调、心缘性人际失调、行为性行为人际失调三个大类,形成人际关系失调症状的解析。

┌外源性人际失调:境缘缘份、运气(偶然)

┼内源性人际失调:感知、体验、理解不正常。(个性)

│     ┌人际感知失调:陌生、不适应、挫折感、

│     ┼人际体验失调:受伤害感、主体体认异常。

│     └人际理解失调:自我中心,嫉妒、人际抑郁感

└人际行为失调:易激惹、冲动、被动攻击、退缩性反应(习得性无助感)

境缘性人际失调,是指客观人际关系确实有问题,而且确实有客体方面的原因;心源性人际失调,是指个性或心理方面的原因为主,导致人际关系挫折、社会适应能力不足等,这是需要佛教,可以通过“开示悟入”和调心修行而调理的;行为性人际失调,是比较严重的社会行为障碍,需要综合治疗。

(二)人际失调调题方法论——随顺

佛教解决的人际失调,主要以人文信念的方式调节人际关系和解决人际失调心身症状,与临床医学主要治疗人际失调的心身症状,在侧重上有区别。

要消除症状,就必须把心理理顺打通,因此“顺”就是方法论,佛教传统称为“随顺众生悉昙”,例如说“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根据需要随顺的主体方面的因素,要从六个方面去随顺:顺欲、顺愿(希望)、顺期望;顺理、顺德、顺慧命。六顺都是“随顺有情”。

冲突的直接原因是境遇与态度之间的矛盾,态度来自于愿望和观念,通过观照分析,调整观念,是改善态度的重要手段。

行为同时具有内化和人际沟通作用,加强随缘、结缘,客观达到“和合性”,而达到顺心。随缘,是一种顺应行为,把自己调节与增缘相协调;结缘是一种同化行为,以自己正确得当的行为转化有缺陷的境缘。同化能力和顺应能力都强的人,较少产生人际失调。

可以从认知做起、从态度做起、从调节自己的欲愿做起、从行为做起。佛教主要是从行为做起,如缘随、结缘,都是顺应为主;在认识上则有更大的理由——神圣的信仰。

从因--果三环节分析失调的原则,并采取对应性方案:⑴动机方面所致失调,包括个人需求与实现之间的张力;应然原则与现实之间的“相违”,特别是价值观和社会伦理方面的;⑵“处众”方法方面所致失调,通常是交往沟通技术方面不成熟或者错误;⑶后果方面所致失调,是不良的既存事实。

(三)人际失调的解脱

解脱是治疗性的,佛教对众生缘方面为因所致的心灵痛苦,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宗教式关怀、智慧开导、进行众生缘方面的修行、相关的禅修技术。

⑴法师的治疗:⑴出发点:关助(关怀、爱护、帮助)是治疗之本,也是和谐之本。宗教师对众生,代表着神圣关怀,是超越条件,如“无缘慈”。⑵技巧性:渐进式,冲突越小,改变越易,根据这个原理,可以一点一点地进行调整。⑶艺术性:当主体原则与现实有不可调和的冲突时,曲径通幽,也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即简单解决,因为佛教讲信仰,尊重人人都是有佛性的“准佛”,不能以牺牲主体为代价。

⑵从观念和智慧着手的——观念转换与智慧启发

由于失调与否,很大程度上是由个人需求与社会身份之间的协调程度决定的,因此,可以通过改善认知、抉择和行为而向“顺心”改善。包括调节人际关系矛盾和对人际失调症状的调理。

人际失调属于“众生世间”性心理,即社会心理,宜以教育为先导:存善心,惜缘份,明依正,致和祥。

开示悟入,常用的佛教化术语与模式如:一段宿缘,一段菩萨和合缘,一段来生缘,一段佛缘(如净土缘、龙华三会)

◎生缘观照智慧的认知矫正意义:理解“众生性”,有实相论、假名论等方法。假名论认为世间假名无实,终之于空。《摩诃止观》卷五上(大46·54下):“众生世间,既是假名无体,分别揽实法假施设耳。”实相论认为诸法皆“如”,并形成实相观与实相智,从而接受诸法本来面目、“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

◎生缘论的解释学意义:消解。即通过改善认知而改善态度,从而销解心理冲突,从而解脱。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改变心态积极面对,对维护健康是不对的。业缘学说可以用解释学去理解:寻求新的观念,以消解心理冲突引起的张力。未解决的实际问题,是通过提倡菩萨道来根据解决,如六和、四摄去解决。

⑶从行为着手的——生缘修行的行为学意义:业缘智慧、

《大乘起信论》:“众生心含摄一切世间及出世间之法,此众生心即如来藏心。此心之体即真如之相,其自体之相用即生灭因缘之相。”这样,众生缘虽然是世间法,也可以通过修心来解决。

◎信仰修法:四重恩之“众生恩”想、逆增上缘想、度生宏誓(众生无边誓愿度)

◎佛教的“生缘慈”的道德境界和社会积极意义——从信仰高度能动地承担人际关系的社会责任。

提倡友善惜缘,随喜互助,能增加人际和顺及社会和祥。。

提倡“结缘”。结缘有多种,有食缘,有财缘,有法缘,有德缘等。有些人“命中带贵人”,就是有宿有善缘。缘份,也是多生培养起来的。菩萨道要发大菩提心,是要结众生缘的,声闻不大主张结众生缘。

无生缘,就无法缘,也不能度众生。结的是善缘,不是恶缘。

在行为意义上,佛教鼓励“供养心”和“承恩想”,即学会付出和接收,这是社会能力;佛教提倡“感恩心”和“共同和合”,即学会感激和参与,这是情商;佛教常说“人生难得”、“惜缘”“惜福”,即学会幸运和知足,这就是幸福。

◎修菩萨行:①修四无量观或“怀法”羯摩;⑵六和四摄:身口意戒见利和合;爱语利摄布施同事。现代又制定有“新六和——人心和善,家庭和睦,人际和顺,社会和谐,人间和美,世界和平。”条理和操作性都不如传统六和。

⑷从禅修着手调整——禅修技术

◎技术:①自修:“结众生缘”、四无量心修或杂密中的“怀法羯摩”(包括爱敬法)、禅修。怀法羯摩是爱敬法的内修。②转化:“逆增上缘”之说,能把负面的境遇转化为提升自己境界的检验机会。

禅修:打开心量观、消解业障观、善缘无量观。增加人缘随顺性、人缘结缘性、人际和合性的禅修训练。

◎禅修与业处相应:修瑜伽相应。

◎生缘的超越——无缘慈

◎宗教式解决:重建归宿,皈依,精神家园。

⑸宗教式的缘生缘教育引导

佛教是把自己关于人际社会关系的认知、思想、观念、行为指导作为人际改善和心理调适的增强剂。主要方式有:

以“真如实相”、“世间实相”、“诸法皆空”等哲学去调整认知;

以“人人皆有佛性”、“菩萨众生”、“平等观”等佛教思想去教育受众;

以修菩萨道以宿缘、业力、“道谊”、“缘份”等观观念去看待境缘和机遇;

以“结缘”、“随缘”的模式去训练自己的人际社会行为;

以内修慈悲随喜观、爱敬法等去直接建立内在的人际社会心理行为模式。

佛教对佛教信士,还会把以上这些内容作为信仰和修行的一个部分。这就提到了精神境界的高度,信仰的高度。

佛教在面对“生缘苦”的修行解脱中,多数是应机选用上述一种或数种方法,开导启示与修行调整综合应用,不仅要消解生缘障引起的“苦恼”,还要培养出良好的“和合共修”的能力。从实际效果看,佛教内接触到有心理问题和人际观念行为不太正常的人虽然不少,但大都包容,平安相处无事。

    四.理论问题

⒈ 情绪、信仰、行为是“认知成份”吗?佛家心理学不允许这么笼统。人际失调,主要应当属于需要-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对当事人的利益、主体性产生的威胁和损害而产生的问题,这是具有本质性的,而不能视为“认知要素”;习得性无助、信仰性麻痹、嘲解,无助于从根本解决其症结;积极的行为才是解决之道。

⒉ 社会适应能力与人格健全性是否具有系统一致性?人际失调理论中,对心理意义的主观性被认为是引起失调的内部原因,受到批评;人际失调被认为是社会顺应能力不足,而受到指责。但是当个的理性、道德、信念、人格的成长超过他所处的世间,又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同化即改变世间时,失调应当是必须的,难道应当受到指责吗?按佛教的原理,无明我执会增加人际失调;但自我意识的觉醒若领先于所处的时空背景,也会增加人际关系的失调。

⒊ 人际关系及其失调的时代地域性特征:过度张扬自我,会增加我执,强化自我中心思想的取向;当代过度强调竞争,会引起客体关系紧张;在男性中心社会,成功女性的女强人行为模式引起丈夫的角色适应困境。

⒋ 佛家疗法的宗教模式和超宗教模式问题:修改信仰,认识失调可以修改认识甚至信仰,但是不能牺牲主体;佛家解脱只是宗教式的吗?

各位专家朋友!人文知识和精神传统的继承性和发展性都很强,佛教在人际心理领域的知识和技巧是教内与社会共有的,需要共同研究,这是我们聚在一起研讨“佛学之于人际失调”这个课题的最大因缘。今天以我视为至宝的佛法供养各位,三世生缘作为一种古老的理论给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生境遇问题提供了一种动人心弦的解释,法界唯心的观照又给人类赐予了一种穿透的智慧,“结缘”“六和敬”、“生缘慈”、“他生缘”等修行方法给人际失调提供了从内到外的调治方法技术,到今天还在佛教中使用着,发挥着修心结善缘、和祥利社会的功能。祈愿有助于大家的研究和职业,祈愿有利于众生和社会,我们是讲缘份的,今天算是结缘,结个今生学术缘,结个后生菩提缘,愿与大家结个善缘、佛缘、和祥缘,缘缘无穷!

(补记:当时场合讲不了这些内容的全部,只要少部分。)。

文章录入:佛心网编    责任编辑:佛心网编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