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佛教心学讲座 | 惟海的电纸簿 | 
特效地带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心理学 >> 文章中心 >> 本站特刊专论 >> 正文 今天是:
八识说的真实内涵及其概念错位
——关于八识真相答水山秀居士
作者:释惟海    文章来源:原发    点击数:1173    更新时间:2013-3-26    
        ★★★ 【字体:

八识说的真实内涵及其概念错位

——关于八识真相答水山秀居士

八识学说,是唯识学派的理论,严格研究起来有很多问题,而且这不是大众化的东西,所以我不愿意讲唯识学。

很多人都与你一样感到:觉得八识讲了心理层次,很有深度。五识六识容易后面的两识就是看不懂。其实,前两识多数人也没有真正懂。

一、五识六识与六门名色
    现有的八识学说,把五识当心理感官,即信息摄取通道。其实,佛教本来的感官理论,是六识说,眼、耳、鼻、舌、身、意,是平行的六门感官系统
   唯识的意识,是比五识深一个层次,这不是佛教的理论。估计,是讲,感官浅层活动为五识,深层内在的心识为意识,这不是佛教心理学的理论。佛教里,最浅层的叫色、色蕴,深层的叫名、名蕴。色,指内外世界的感官影像;名,是内存心理活动的符号。这就是之分。
    这种层次,分为色、受、想、行、识。这就是五蕴。其中,色蕴为的性质,即现象界;受想行识四蕴为名,即符号领域。
    眼、耳、鼻、舌、身、意六门,都有这样的色蕴和名蕴,形成六门五蕴。
    八识中的意识,是泛指内在心理自身觉察能力的心理活动,这是常识心理学理论,在印度主要是数论学派持这种观点,大众非专业可能也是这样理解的。
    但佛教的意识,是指心理信息的自我摄聚与自我觉察,这与把内识作为意识的常识心学是相通的。有重复,不易鉴别,所以就误会下来了。几千年了,改不了了。
    一个是信息摄取渠道的一门,一个是层次性的浅深内外,这就是区别。
    根本佛教心理学中,意识是一门,侧重于心理信息的拾取感知;唯识学中,意识指内识,侧重于心理自身的觉察性。这是鉴别。讲唯识就要按唯识来讲,若它是错的,也就要按错的来讲,误就会误导人,实话实说又要得罪唯识学派,得罪人不好,误导人有罪,所以我不愿讲。

二、末那识与思量识及自我意识
    末那识,词是名为意之识,末那那个词意就是。从论典线索看,早期这个识的用法,就是有心理自身觉知性的意识,它应当是第二层,即感知层与意识层,但唯识学不是这样识。唯识学中的末那识是意识中较更为深层的一种——思量识和自我意识
    说唯识学派的末那识指思量识,是从对其功能活动特征“恒省思量”来确认的,显然,它有反省、比较、评价、确认之类的高级思维能力,是属于高级智能活动。

唯识学派的末那识指自我意识,是从其功能中得知的:我痴、我慢、我见、我爱,这不都是自我意识的几个侧面吗?这叫四烦恼,不都是主体心理发育不成熟的问题吗。
    我痴:是于自我无知,即自我意识水平很低,甚至自我意识还没有发展,没有产生充分的自我意识,自我意识处于蒙昧的水平上。
    我慢:即自我感知及其评估问题,如自高、自卑。分得很细的(七种)。这是一种人的身份自的问题,是一种人的位格的问题,特别是社会位格的自觉水平的问题。我慢可以定义为人的身份位格意识。
    我见:指认为某种的实在的自我。即自我感知经验客观化地指认为有一种客观存在物,也就是现代西方所讲的客体我。在英语中易分,主“I”是经验我,宾格的“Me”是客体我。我见,是指自我经验的客体化。
    我爱:指自我对自我的贪著(着),就是自恋嘛。这是一种自我的情感性黏着。
    是唯识学中的末那识。其实呢,这是不对的。古唯识学中有阿梨耶阿陀那”的名称,但只是直接使用,没有作理论组织建构,后来大乘没有怎么严格用心,就把阿赖耶(阿梨耶)误为藏识,并把阿陀那这个概念废掉了。实际上,阿赖耶是自我的意识,与其他学派的阿特曼是对应的。阿特曼就是客体化的自我Me),可见讲对阿赖耶欣、乐、爱、喜实际上是讲自恋的问题,即我爱现象嘛,是对“阿特曼”的念恋执著嘛。因此,应当说我痴我慢我见我爱四烦恼是属于阿赖耶识的,唯识学派把它放在末那思量意)识之中,把意识概念也搅乱了。

三、根本识与阿陀那
    阿陀那,本来指名色的自我感知,是根本识,即神经系统古老猜测嘛这个内容,应当是根本识嘛,唯识学派把它弄丢了,而把阿赖耶当成藏识、根本识。从现有文献看,这是从阿毗达磨大乘经开始的,这部经没有译出来,现在看的是《摄大乘论》中所引用的。因此可以判断,是比较粗糙的《阿毗达磨大乘经》的错误,经过《摄大乘论》阐释而被推广的。
    藏识,意思是储藏信息和业力习气的识体,这在早期属于名色蕴,即既有色性(物质性)又有名性(信息性)的识体,这是神圣系统的古老推测,在阿毗达磨(论书)中叫做无表,也是“无表色”,是微细难见的细物质的意思。在不同部派中,叫法不同,有的派别叫无始始来界(正量部说“无始始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认为它是名法、色法、境法、心法等一切法的依止物;大众部称为根本识,就是脑的意思。古代印度人是知道神识在脑的,曾明确指出痴呆智障是头脑中的疾病或孽障,说法是“头中智障”。 

    的内含是这样,一直没有变,但唯识派把它与阿赖耶识对接互套,就造成后来把被欣乐爱喜阿赖耶藏识等同了,末那识命名与心理觉察性的心混淆了,具有我痴我慢我见我爱四烦恼阿特曼(与这个词在佛教里被避免使用有关,故改用阿赖耶,即“我”)与末那识混淆了,因此,八识结构的概念体系成为一锅粥了。

四、八识学说所提示的心理层次结构性
    抛开概念名词,仅就内容而论,八识学说是想把心理层次性结构性清晰起来,这是好的,对人心的探索和佛教教理是有价值的,但是名词使用错误,造成了理论误区,耽误了佛教的深入和发展及其应用,是很可惜的一个历史误会。
    八识说,仅从它的内容来说,应当是指:感官信息心、意识心、自我意识心、细微根本识。根本识,属于“无表色”,有名色双重性,是心识业力储存器,即“藏识”;它具有心理活动生功,是心理活动的所依托的名色依(依止),实指脑神经系统。八识,实际是四个层次,这个层次性结构很好的。

      层次图表

       第一层 感官知觉识———六门(根识)

       第一层 心行意识  ———末那(思量意识)

       第一层 自我意识  ———阿赖耶(或阿特曼)

       第一层 根本识    ———阿陀那(藏识)

唯识学派就把这感官信息心、意心、自我意识心、藏识分别称为五识、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其实,应当称为感知心、末那识、阿赖耶识、阿陀那识的。在《解深密经》中阿陀那识的地位,就是根本识,而且是有自我感知性的,有点后来称为“本觉”的味道,因此是根本识无疑。
    也就是:“五识”应指六门心识,六门是称为“六根”的,故应可以简称为“根识”,即感官感知;意知的心识,应当叫末那识,意译为“思量识”比较合适,是知识的复核检验系统,是高级思维机能,是理智机能;自我意识应当叫阿赖耶识,或者说阿赖耶识应当是指自我意识,否则阿含经中“欣阿赖耶,乐阿赖耶,爱阿赖耶,喜阿赖耶”的用法就不可解了;根本识即藏识应当叫阿陀那识唯识学书籍久远以来,误把根本识称为阿赖耶识,把自我意识命名为末那识,把意知心命名为意识,把六门感知机能命名为五识,命名错误和理论误区,就越来越混乱了。

还有第九识,阿摩罗识,意为白净识,是根本识转依后得到净化的阶段。实现这种根本转化的过程,叫做“转依”。转依这个概念,是含有生理转化的含义的,并且侧重于神经生理转化。“依”字,在古代佛教典籍中的用法,是心理活动的依托的生理基质体。所以,根本识不仅是烦恼依,也是涅槃依,做称为染净依。当涅槃依成为现实存在时,它就是阿摩罗识了,这与后世“即身成佛”的理论是一脉相通的。


五、宗教内进行知识学术研究的难度
    宗教学说不容易纠正,杂宗派因素和信仰情感,古人的和别人的,都不好说什么啊。说不得的,说了容易被指责为诽谤先贤大德,背叛祖师大德,谁背得起这个罪名?还有,人家宗派地位怎么办几十年所学在此,靠它成名立万,靠它确立社会地位,你说这种理论是错误的,不跟你拼命啊。这是个社会学问题啊现实问题啊,不只是理论问题,不是学术真理问题和信仰真理问题,而是一个世俗现实性的真理啊。
    历史上有个规律,难解的理论,往往是有误区的理论,真正正确的理论都简洁易懂。哲学史上有句名言:当一个哲理名言在澄清后连中学生都能判断其正误时,它往往已经误导世人数百年了!八识学这种心理层次理论,是唯识学的进步,但命名系统出现错误,并且由于宗教原因没有得到充分纠正,是一种历史现象,请多包涵啊。
    我的想法是,感官识(或感官根识)思量末那意识、阿赖耶自我意识、根本阿陀那识。如果这样命名,就不会出现名称的词义与内容错位,造成理论误区了。梵汉并举虽然啰嗦,经过几个时代再简化就不会误导人了,这是历史代价。
    看到像你这样的认真学佛者,真想把佛法理论弄明白的学佛者,我不忍心,忍不住告诉真相,所以还是讲了。但愿祖师大德宽容我的冒失,但愿诸佛菩萨体谅我的发心。我们现在要想继续使用八识这一学说,最好重新命名,我想过,可以考虑称为:识、心行意识或思量意识(末那)、自我意识、藏识或根本识,这样,引起误区少些,学起来也容易点。

我内心里一直是把末那的思量功能与意门的识别(分别)功能严格区别,并作了重新命名的。把六根与平行结构的六识对接的,而不是把平行与层次混为一谈的所谓“前五第六”;把末那与思量决定智对接的,而不是自我的痴慢见爱四烦恼;把阿赖耶与自我意识对接的,而不是末那;把阿陀那与根本识对接的,而不是阿赖耶,但不敢对外发表啊,有心无胆啊。
    因为在印度意识vijna),是分别的意思;“末那识(monaa是思量的意思,词义不同啊。“阿赖耶”与外道的“阿特曼”有关,是阿特曼的秘意权说,这是经典里坦白陈述过啊。

还要补充一点,有很多人误认为佛教藏识学说或阿赖耶常说是潜意识,这是不太熟悉论典(阿毗达磨)造成的失误。佛教的潜意识理论是随眠随觉学说,把意识觉醒水平分为眠、随眠、随觉、觉、无上觉等不同状态和水平。在佛教里,这知识原本是清晰的。其实,唯识学不是心理学,只能算是比较深细的心学;潜意识理论也不是真正的科学心理学,与藏识或阿赖耶也关系不大,藏识不解决意识显隐的课题,阿赖耶识说原来是解决灵魂之我的课题的方便权说,也不解决意识的潜露深层的课题。
    莫说复杂,佛教研究心灵层次之类课题,这些不是所谓“纯学术”,而是原理性知识,能严谨地用于找出修道方法和依之设计出高速无误的法门技艺的。这就是知识的力量和价值。莫嫌复杂难懂,八识学说的理论混淆也纠緾了我几十年,直到闭关出事心智破产知识幻灭,经历后得智发生阶段之后再重新澄清唯识中观学说之后,我才明白了真相是怎么一回事。简单这一小时,也是我几十年的功夫哟,还差点丢了命,可能我太笨,明白得慢,而且不像一些聪明人那样明白但不说出来。宗教理论上的误区,谁说出来都是惹祸的。

说得多了,又是自然对话一样随兴敲给您的,我整理一下,发在空间里。为您释疑,也请有心者指教。

                                 惟海201255号于普陀山

文章录入:佛心网编    责任编辑:佛心网编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