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佛教心学讲座 | 惟海的电纸簿 | 
特效地带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心理学 >> 文章中心 >> 佛教应用心理学 >> 修道心理学 >> 正文 今天是:
禅修、科学与心志
作者:Jim He 編…    文章来源:菩提法门网http://www.putimeditation.com/cn/3_Sky/CZSH_070827.html    点击数:1473    更新时间:2009-8-30    
      ★★★ 【字体:
          禪修、科學與心志
            Jim He 編譯、整理 (2007.08.10)

  禪修源自於佛教,迄今已有2500年悠久歷史。現代科學技術飛速發展, 它能與佛教合作,探究人的大腦嗎?這篇文章薈集了被譽為對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一百人之一的美國神經科學家、威斯康辛大學心理學教授理查德?戴維森(Richard Davidson)、法國巴斯德研究所細胞遺傳學博士、尼泊爾加德滿都Shechen寺廟和尚、曾長期做過達賴喇嘛法文翻譯的馬修?理卡德(Matthieu Ricard)以及長期採訪報道禪修的美國專欄作者娜塔莎?米歇爾(Natasha Mitchell)有關佛教禪修的精闢見解,妙語連珠,別開生面,內容涉及破壞性情緒、主觀性經驗主義以及有關禪修的最新神經科學研究等。

    §⒈佛教是一門冥想科學嗎?

  十多年來,認知科學家和禪修者聚集一堂,試圖合作。人們兀然意識到,禪修遠非「美妙的放鬆」,反之,只要持之以恆,心靈就能獲得永久、深遠的積極改變。在理查德看來,花大量時間來訓練心智是一種積極向上的精神活動,同時也具有很強的科學性。原因在於,經過禪修訓練的人,他們的頭腦和生理機能可以很好地相互協調。在他們身上,能看到某些精神活動與人生經歷之間存在著密切的關聯。沒有受過禪修訓練的人則不明顯。

  「這改變了我們對思維的認識,它並非一成不變,相反,通過系統的培訓,思維可以描述成形。」馬修當了20多年的和尚,從細胞遺傳學博士,到分子生物科學家,佛教在他眼裡宛如一種直線性「冥想科學」:思維如何進行自我探究、思想如何興起、情感怎樣成形、變化,它們如何進入人的頭腦,人怎樣才不會受這些情感的支配等等。借助現代科學儀器設備,從出生到死亡,人的一生已然躍然紙上。

  娜塔莎很欣賞美國佛學者、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羅伯特?圖爾曼(Robert Thurman)的關於佛教是「一種內在的科學,一種能滿足我們心志潛能的實證學科」的觀點。這種觀點十分強調科學的客觀性,而佛教的核心則是主觀性,用腦去思索萬事萬物。兩者的矛盾在科學與佛教之間從一開始就形成了深刻分歧。

  馬修認為,從19世紀末期開始,心理學家們發現自我反省不可信,因為人各有說辭,眾說紛紜。於是,他們將自省棄置一旁。究其緣由,似乎是思維沒有受過訓練。馬修說,「主觀性」並非完全消極否定,它指的只是第一人稱而已。之所以主觀,是因為思維所關注的正是其所有機能,而且,我們通常不會精確地去看待它。我們不會過分關注思維出現的方式,來了就來了。可現在如果我們在一種思維出現時就非常精準地去關注它,它做些什麼,怎樣才能消失而不是滋生繁衍,這非常有實證意義。思維能夠再生,因為如果人們一再描述同一過程,它便具備了科學特性。這種試驗性可以預測將會發生什麼,然後再得出冥想會帶來怎樣的結果。

  綜合上述科學家的觀點,佛教乃至佛教禪修有很多科學特性,加之其嚴謹的系統培訓,它們在很大程度上已被視為一種冥想科學,正為美國社會所普遍接受。

    §⒉ 禪修與神經科學研究

  近十年來,通過對多年修煉禪修的佛教和尚的大腦進行核磁共振成像掃瞄,理查德試圖研究人類的情感表達方式以及情感在人類自然屬性中的作用。他的研究對像主要是以前對禪修一無所知的人們,結合某些佛教禪修修煉對他們進行短期禪修培訓,然後看在短短幾個月時間裡他們會有怎樣的變化。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給大腦和免疫功能方面帶來了突出的變化。另外,理查德與那些多年來一直堅持修煉的禪修者合作,真正體現出了跨文化、交叉學科領域裡基礎科學實驗應有的內涵。他們不再是研究對象,而成了合作者。他們在冥想科學方面的專長會幫助我們收集數據,設計出恰當的試驗方案來理解某些思維特徵。在他看來,大腦伸縮的特性極具影響力,它表示大腦實際上是隨經驗改變的器官。這就為我們關於禪修如何能改變大腦的設計打下了堅實基礎。

  一開始他就很想測出這個問題:禪修能否改變先前所認為的與不同情感、情緒相關的前額皮層特定的活動方式。有證據表明,當禪修者處於休息狀態時,左側前額大腦皮層基線活動越頻繁,人的個性越積極,越快活。此外,有一整套性格特徵與此模式密不可分。

  根據他的研究,那些接受了禪修培訓的人,左側大腦前額活動有所增加,而且焦慮程度有所減輕。與不練禪修的對照組相比,這些人的免疫系統還發生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變化。他由此得出結論認為,儘管培訓時間很短,禪修仍然能在大腦和身體方面引起積極的系統變化。

    §⒊ 佛教禪修與情感

  娜塔莎認為大多數人修煉禪修是由於它會對大腦裡支配情感的部分帶來積極的持續影響,佛教的基本出發點就是要讓人們排除一切破壞性情感。

  馬修解釋說,在一些現代心理學家看來,強烈的願望或渴求可能是積極的,因為人被吸引住了,產生了很強的佔有慾。但是,從佛教的角度來講,渴望最終會導致挫折感、內心衝突,使人備受煎熬,隨即會顯得很消極,或頗具破壞性。

  於是,我們便通過源自內心深處的思維改變來區分情感,如果平和而有建設性, 那就是積極情感;如果對內心世界有破壞,那就是破壞性情感。如果想擺脫苦難和痛苦,可以逐漸培養積極情感,讓自己充滿善意、愛意,心胸開闊,為他人取得的成就感到喜悅而非嫉妒。

  憤怒通常被視為一種破壞性情感,同時也被認為與我們的進化體系密不可分。憤怒能否被分解成更基本的元素?能否識別出進化進程中的核心特徵?其他特徵又是怎樣通過文化傳承下來的呢?憤怒是當我們在找尋某種目標時受到了阻礙而產生的一種心境。它深深植根於我們時刻躍躍欲試想去征服的本性當中。憤怒本身就是一種想毀壞那些有礙我們達到目標的傾向性。這是一個實證科學中很棘手的問題,但它也是科學與佛教交匯後結出的一大碩果,因為它確實導致了一種截然不同的認知世界的方法。

  通過對禪修多年的和尚們的大腦進行掃瞄以及核磁共振成像研究,就目前的情形來看,我們還無法得出詳盡的答案,但這正是科學家們一直在不懈追求的。當和尚們受到某些情感刺激時,便引發出了一種規範化的回應。在未受過培訓的人當中,出現的則是恐懼或憤恨。

  在禪修者當中,與積極情緒相關的大腦活動頻率更高。在馬修看來,佛教徒一直強調禪修遠不只是一種中立的靜坐狀態。如果我們旨在發現更多的幸福,少受挫折,那麼我們就應該更好地做人。如果研究成果最終證實,10-15年的禪修肯定能對大腦產生深遠、持久的變化,那積極情緒無疑會永遠留在你的精神世界中,營造出一種情感平衡。

  因此,科學和佛教的合作主要的貢獻在於,人們認真地對待禪修這種世代相傳的精神修煉方法,將之作為做人準則,進而對日後孩子的成長過程產生影響。

  藏語用「熟識」稱呼禪修,更能精準地表達這一用語的真正含義。你「熟識」一種新的人生方式、思考方式。通過多年修煉,這種「熟識」就像能將自己演奏的樂器爛熟於心的音樂家一樣。一開始必須十分專注,但後來便成了自己心智的主宰。你不再受仇恨等消極情緒的左右。

  在佛教裡,如何去除消極情感呢?在馬修看來,通過禪修擺脫消極情感的方式多種多樣。可以通過耐心與愛心來直接面對憤怒情緒,也可以任其自生自滅,然後人的性情便會轉變,不再憤憤不平了, 嫉妒也就不再支配你的神經末梢了。

  傳統上,科學為情感劃定了界限,將其視為非理性的表達方式。消極情感是一步步演化過來的,深深烙在了大腦之中。佛教與當代情感研究在認識消極情感上的巨大差別,在學術界引起了軒然大波。

    §⒊ 佛教與科學的交匯

  就佛教與科學的交匯問題,達賴喇嘛曾這樣說過:「涅磐真正能幫助瞭解心智的本質,科學還不足以證實這一點,惟有禪修才能證實。」理查德認為,無論從一名科學家、長期的禪修修煉者、局外人,還是個人的角度來理解心智的本質,科學與禪修缺一不可。它們相互協調,不具備排他性。

  在馬修眼裡,我們可以借助外部手段去很好地描述大腦的功用,但有鑒於大腦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加之人之初的體驗是局外人無法感知的,所以需要用內心的感受去描述它,否則無法真正瞭解大腦的功用。這是一種先知經驗,把兩者合二為一是絕對必要的。

  (圆满)

文章录入:佛心网编    责任编辑:佛心网编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