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佛教心学讲座 | 惟海的电纸簿 | 
特效地带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心理学 >> 文章中心 >> 宗教心理学 >> 正文 今天是:
至上感的神经科学发现
作者:本站汇录    文章来源:从网络汇录    点击数:1927    更新时间:2009-12-8    
      ★★★ 【字体:

  【佛教心理学编辑部推荐语】所谓“上帝”等至上神的观念和感觉,实际上是一种“至上感”。至上感之存在的哲学反思和科学研究,将是未来精神科学和神经科学共同的课题,这些研究对揭示人类精神奥秘和正确掌握佛教正法都有借鉴意义。

      【文摘一】用仪器寻找“上帝”

  自:newton科学世界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0192cd0100fka4.html?tj=1

   “亲身接触上帝”的体验使许多信徒相信上帝真的存在,让他们愈发虔诚地围绕在神坛周围。然而,现代科学告诉我们,这种亲身的宗教体验不过是大脑和我们开的一个玩笑—颞叶的瞬态反应造成了这种感觉。通过科学技术手段,上帝现身都可以模仿,我们又怎能相信这种神迹体验呢?

    编译/张晋香

    神学家乔斯说:“根据我的体验,可以非常肯定地说,我确确实实亲眼见到过上帝。”他正是依靠这种体验维护着他的宗教信仰。实际上,同乔斯一样,很多宗教信徒在没有脑部损伤或心理疾病的情况下,都出现过幻听和幻觉,让他们体验到“上帝存在”,或者感觉到“与宇宙融为一体”。正是根据这些个人体验,这些信徒坚信神的存在。这种体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人宣泄情绪、放松心情,但这种体验却是主观的,缺乏足够的科学证据,不具重复性,无法被验证。面对这些质疑,宗教信徒会“据理”反驳。他们认为,信仰可能根本无法用科学检验,但肯定是真实的,因为他亲身体验过。
    只有为这些宗教体验找到科学的解释,才可能彻底驳斥神存在的论点。随着研究的层层推进,心理学和神经学研究人员已经发现可能引起健康人宗教体验的生物学机理。那么,当宗教体验发生时,体验者的大脑会有什么特别的活动反应?大脑有一个特殊单元对应着宗教体验的产生吗?大脑存在一种遗传性的“宗教本能”吗?本文将为你一一解答。

        (一)发现“上帝感知单元”
    1997年10月,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神经科学家拉玛钱德朗博士和他的同事在美国神经科学年会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宗教体验的神经学基础”的文章。他们认为脑部颞叶的某些部位可能对宗教信仰有显著影响,这些部位因而被称为“上帝感知单元”。引起宗教体验的脑神经元回路就位于颞叶之中,这个特殊的单元也被称为“上帝及超自然的感知区”或“上帝区”。
    要在大脑中寻找这种单元,一种常用方法就是研究不同类型的脑损伤病人,以寻找与行为兴趣的改变相对应的脑损伤的位置。这样,就能发现特定脑电波和行为功能之间的关系。拉玛钱德朗的研究小组正是采用了这种策略。他们着重研究了颞叶癫痫症(TLE)病人,结果发现,当病人出现明显的宗教体验时,脑部颞叶区非常活跃。并且,临床医生之前也发现颞叶癫痫病人即使不在发作期,也容易产生宗教狂热。
  为什么癫痫的发作往往会强化宗教体验?拉玛钱德朗博士等人提出了3种猜想:
    第一种猜测是,在癫痫发作间隙出现的奇怪感觉被理解为超自然力引起的现象。第二种猜测是,发作时强烈而广泛的脑电波活动加强了颞叶区和松果体(大脑中与情绪相关的区域)的联系,这导致病人在任何事物中都能看到“深奥的宇宙意义”。第三种猜测是,颞叶中的一个系统能将情绪反应与宗教本能相联系,癫痫发作则选择性地加强这一联系。
    由于其他种类的神经或精神紊乱也会导致幻觉,但那些幻觉中不存在宗教倾向,因此第一种猜想被否定了。为了从剩余的两项中选择,科学家们测试了一些颞叶癫痫病人,看他们是对所有的事情都有情绪反应还是只对宗教性刺激有反应。情绪反应的程度由一个生理学参数反映,叫做皮肤电导回应(SCR),即通过测量排汗量的微小迅速改变,反映颞叶癫痫病人的某些宗教情绪是否被唤醒。
    通过实验发现,当用性或暴力的刺激语言与宗教性语言相对比进行刺激时,颞叶癫痫病人对宗教性语言表现出优先作出情绪上的反应。而相同年龄的健康人对比组则对有关性的语言表现出更强的回应。
    这些结果似乎表明,在颞叶的某些神经元回路中,有与宗教性相关的部分。但仅仅依靠这项研究,还不能得出确切的结论。这是因为,该研究只涉及了3位病人,对于宗教性语言的偏爱在3人中并非同等强烈。同时,颞叶癫痫病人有时发生性别错位,对性的话题时而感兴趣,时而又厌烦。这种症状可能影响病人对性刺激的反应。因此,这个实验结论还是初步的。尽管如此,颞叶癫痫病人的确表现出宗教症状。并且,大脑的颞叶部分与宗教体验的产生有关。但神经结构到底对宗教直觉和遗传有多大程度的影响,是该项研究无法回答的问题。

    (二)与神灵“对话”
    在影片《夺宝奇兵》中,描述了一种巨大的被称为“约柜”的人造金属宗教器物,据称是“能与上帝对话的接收装置”。在现实生活中,还没有这样一种仪器可以供人们与神灵对话,但神经科学家却做出了类似的装置。加拿大劳伦森大学的认知神经科学家波辛格博士设计制造了一台仪器。这台仪器可以在人头部周围产生特定的磁场,引起脑部颞叶产生类似于癫痫轻微发作的症状。让健康人感觉到身体在漂浮、变形,并引发有关宗教内容的朦胧幻觉。
    基于多年对宗教体验神经学基础的研究,波辛格又设计了更为精确和详细的实验,用以测定超自然接触时的精神过程。实验证明,“颞叶瞬变”(TLT,即颞叶上的神经放电节律模式发生瞬时增加和不稳定)可引发宗教体验。这种瞬态现象类似于颞叶癫痫患者发作的较轻微状态,有时也会在健康人中出现。
  至于为什么颞叶瞬变会生产宗教相关的特殊体验。波辛格认为左脑颞叶皮层在维持“自我意识”中起着关键的作用。大多数情况下,右脑的相应部分有“与之匹配”的活动。然而,当右脑的活动与左脑不同步时,比如在颞叶瞬变情况下,左脑将右脑给出的信号翻译为“另外的自己”或关于上帝的“感应现象”。这种体验的产生与大脑颞叶皮层下区域的过分刺激相关,尤其是与情感相关的松果体及与自我记忆相关的海马体的刺激。对于这些区域的刺激会引起个人宗教体验。这些颞叶瞬变案例可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包括由危急情况、长期焦虑、濒死体验、高海拔、饥饿、节食、生活环境的频繁变化及其他的生理紧张引起的右颞区域敏感性或不稳定性增加,脑部缺氧,血糖变化等。
    波辛格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在健康人群中做了很多对照实验。他们认为,人在颞叶瞬变情况下,即使没有“轻微癫痫发作”现象,左右脑之间仍然存在不协调的趋势。大量健康人和产生宗教体验的人的脑电波的对比表明,利用脑电图曲线的低频分量(θ节律),某种程度上可以预测宗教体验发生的可能性。对于健康人群,θ节律的紊乱与“感应现象”的产生相对应。颞叶皮层下(边缘)出现不协调时,宗教体验随之产生。实验得到了出现宗教体验倾向与脑内部颞区信息传输相关的证据。
    这些结果非常有趣,不过波辛格所做的激发宗教体验的实验则更令人惊异。典型的实验程序是这样的:将被试者与声源分开,蒙上眼睛,头上戴一个装螺线形电导管的头盔。螺线管产生有序的极低频磁场,在被试者脑部产生电流,导致部分感觉缺乏。在此过程中,要求被试者大声地说出体验到的感觉,并记录下来。通过控制磁场,实验人员可以控制脑部电流的位置和波形。当对准颞叶的皮层下(边缘)区域时,被试者易产生身体变形、被外力推动的感觉,并伴以强烈的情绪反应。一位测试者在实验中感觉到身体晃动,被拉直,腿被拉长至半空中,还感到一阵强烈的愤怒,以及一丝恐惧。当刺激主要针对颞叶皮层时,被试者往往会出现神秘的或与宗教内容有关的幻觉。例如,一位新闻记者在实验中看到了童年时住的房子,朦胧中拜访了西藏寺庙中的喇嘛,并获得了宗教情感的“实现”,他觉得自己一直是一个西藏喇嘛。在实验中使用耶稣受难像或东方音乐的时候,被测试者的幻觉更为敏感。
    对照前文提出的3个疑问,用波辛格的实验结果和理论来回答。波辛格坚信,颞叶皮层下系统对于超常声称和宗教体验有很大影响。当左右脑不协调时,脑部颞叶皮层区域影响“自我感觉”。他的对照实验数据都支持脑部颞叶传导对宗教体验具有很重要的作用。此外,波辛格的理论明确否认大脑中存在一个明显的“上帝感知单元”。他认为,脑部关于宗教体验的部分正是负责“自我感觉”、情感反应和自我记忆的部分。虽然他的实验不涉及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相关数据支持这个观点。由此看来,很多人声称的与上帝的对话,不过是大脑工作中出现的小小纰漏。在有关宗教是否先天形成的疑问方面,波辛格没有提出明确的观点。但是,波辛格也多次指出,宗教体验可以产生积极效果,并认为颞叶瞬变可以作为极端焦虑症的一种治疗手段。


 

    【文摘二】大脑“上帝区”的发现       
 
  自:http://free.yes81.net/Mahasi/view-5228.html

     这一轮新试验结果给心理神经医学和科学界带来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新发现。
   以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神经生理学教授拉马迁传博士(Ramachandran)为首, 与加拿大的心理学博士普新格一同成功地在临床试验的基础上在大脑皮层上为“上帝及超自然的感知区”定位(以下简称上帝区)。
  此区位于大脑皮层的颞叶内 , 颞叶为听觉言语中枢、听觉中枢、嗅觉中枢、味觉中枢所在地。此区在临床手术或用电磁组合刺激下会使受试者感受到归依自然并与宇宙真理融为一体的超自然感觉。
  根据不同的刺激源或者各个受试者不同社会生活环境及个人经历,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版本的超自然感受,如西方人会与感受到上帝的光环,而东方人则多感受到佛法和道法。有过此经历的人会觉得自己已经深深得道得法,有如脱胎换骨一般,人生好像又从一个更加有意义的起点重新出发。
   这种强烈的感觉还会稍微减少其它一些人的正常生理需要的额度。感知者的性需要、食欲、对子女的关心程度等等都会有所下降。 此外感知者还会梦想去同化周围更多的人以分享这一体验。当一群感知者聚集到一起的时候则会产生一种分享真理并且超凡脱俗的共鸣,相互之间则很容易达到一种高度信任的亲密同志关系。
   普新格博士实验室的电磁组合刺激对初试者的上帝区激发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所有受试者包括一些事先选拔的无神论者均声称有这种奇妙感觉。这一发现对震撼了整个西方科学及宗教理论界,目前学术界正在考虑新建一门叫做神经宗教学的学科。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发现的可靠性,我们可以先来看一个经典的脑外科临床例子叫做“幽灵肢体”。“幽灵肢体”是所有截肢病人都能体验到的一种奇特感觉。 病人在截肢几个月后仍然可以感觉到自己被截去的手或者脚。有些病人还会感到被截去肢体的强烈发痒发痛。 既然肢体已经不存在了,为什么还能够有如此清晰的感觉到呢? 原来,人体的各个肢体的神经在汇融进入大脑后都分别将信息传送到各自对应的大脑皮层区。对肢体的神经信息处理分区位于大脑的顶叶内。分区内的神经元的任务是接收来自肢体的信息然后将信息传递到大脑更高一层的意识中心,从而使人感到肢体的存在。在突然丧失肢体情况下,这些分区神经元便失去了一直源源不断的神经信息输入。可是分区神经元在没有输入信息的情况下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无所事事,但仍然可以向高层的意识中心发送一些混乱的信息。而高层的意识中心则仍然会认为来自此区的信息是关于某个肢体的。这就是截肢病人感受到“幽灵肢体”的根本原因。绝大多数大脑内对应人体各个器官和系统的大脑皮层区域自上世纪初开始就已经被逐渐确认。更高一层的大脑皮层对应区域如恐惧区、快乐区、爱和情感区等等也已经于近期被确认。各个区在被神经刺激或人工刺激下则会给人以相应的感觉。如医生的手术刀不小心碰及到恐惧区,在手术中的脑外科病人在麻醉的情况下就会感到恐惧。而大脑“上帝区”的发现则是现代脑科学高速发展的必然结果。
  
  
  那么除了临床试验方法可以激发大脑“上帝区”以外,到底是不是还有其它办法也能够达到这一目的呢?普新格博士指出还有很多其它类似条件反射的办法能够激发“上帝区”。如集体吟诵经文、集体打座练功、地球电磁场急剧变化、极度饥饿或极度失眠、血糖急剧变化、一些药物刺激等。这些方法如果被某些人有意或无意中掌握的话,在短时间内建立一个庞大的宗教则不再是梦想。在拉马迁传博士和普新格博士的新发现的帮助下,欧美一些社会宗教专家已经成功地解译了自古以来一些邪教迅速发展壮大秘密?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大脑会有这么一个“上帝区”呢?拉马迁传博士解释说:此区是自原始社会人类进化的产物。在原始时代,人类科学技术非常落后,生存艰难,人的寿命很短并且死亡率很高。 作为社会动物的人类,在生存的压力下需要能够凝聚一切可能的力量来改善生存环境。而共同崇拜一个神则是最有效的方法。它有利于部落内的人群统一意识并建立共同目标同时减少部落内的互相残杀。“上帝区”正是原始时代为了生存而进化的。能够成功进化的部落便会强大并击败淘汰其它部落,然后使用一些条件反射的方法来转化俘虏从而使自己的部落更加强大。
  
   随着人类社会结构和科技的高速发展,社会政治法制逐渐完善,人类的生产力和驾驭自然的能力大大提高,对“上帝区”的依赖自然就越来越小,可是“上帝区”仍然存在并潜伏每一个人的大脑内。这就形成了今天的格局:虽然共同信仰一个神不再是生存的必须, 但是每一个人的大脑内仍然保留着一块为信仰一个神的硬件基础。这些理论在拉马迁传博士的著作《 上帝与大脑颞叶 》(《God and the Temporal Lobes of the Brain》)中均有更加详细的陈述。正如当初在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论在初步奠定理论基础后被随后的近代科学试验不断反复证实并巩固发展,拉马迁传博士及普新格博士的发现自1993年以来不断被新的临床及理论试验反复巩固证实。这无疑是自达尔文以来现代科学对有神论的又一次重大打击。

  本文引用地址: http://free.yes81.net/Mahasi/view-5228.html

文章录入:佛心网编    责任编辑:佛心网编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